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中文排版的最大迷思:標點懸掛

古登堡《四十二行聖經》。其中可以看到大量類似「標點懸掛」的處理。

「孔雀計劃:中文字體排印的思路」系列倡導從中文出發、以中文的思維方式討論中文排版。精妙的中文排版並不僅僅是「標點懸掛」那樣的小技巧,而是一個有設計邏輯的系統。在本篇里,筆者以對比的方式,嘗試深度挖掘中文字體排印的本質。

在上篇文章《「中西之別」重考》的導語里,筆者曾插了一句「中文排版不僅僅是『標點懸掛』那樣的小技巧」而沒有具體展開。其實,正如導語所述,中文排版需要的是一個有設計邏輯的系統,而標點懸掛僅僅是其中的一項,頂多只能算是優秀中文排版里的一個「充分非必要」條件。

近年來,隨着電子閱讀的發展,中文排版再次引起眾人的關注,其中也包括一些非設計行業的工程師和愛好者。而一些新近誕生的電子閱讀器在宣傳自己排版功能的同時,也助長了中文排版中的一大迷思——「標點懸掛」。甚至有一些簡陋的電子書排版引擎,僅實現了這一項功能,就被譽為「排版設計最好的電子書」。我熟悉的一位設計師曾經說過,標點懸掛「可以說是討好外行人的神器」,因為它功能突出、簡單易懂。

這種的片面的審美情趣,甚至蔓延到了一些專業的平面設計師和書籍設計師群體里。如今談排版,似乎一說「我們都做了標點懸掛呢」就成了精緻排版的代名詞,似乎所有排版問題一懸掛都不見了。

繼續閱讀

雙語標準字:思路與實踐

「雙語標準字」是駐紐約設計師廖恬敏(Tien-Min Liao)在 2016 年開始的研究計劃,探討文字在不同語言中如何通過視覺形態傳達一致的個性。廖生於台灣,在研究所畢業後在紐約的品牌設計公司 Siegel+Gale 工作多年,擔任資深設計師,期間有機會參與多項跨國品牌系統設計及標準字設計。工作同時,也在庫柏藝術學院進修字體設計,畢業於 Type@Cooper 字體設計學程。

本文組織於「雙語標準字」網站,由設計師本人撰寫項目的思路和實踐所得。本文由作者授權轉載。

「雙語標準字」計劃是一系列歐文—漢字雙語標準字的風格對應討論,目前收錄了 50 多組樣例,以及反覆修正過程中所得到的製作筆記。

這些雙語標準字的對應關係並不適用為系統性的內文字體設計建議,而是 “TYPE (type)” 及「字」兩者之間「特製」的結果 1。由於兩種文字在傳統上所使用的繪製工具不同、文字結構也截然不同,「雙語標準字」有時候是相互協調退讓的結果,為的是能夠展現出相同的性格與特色。可以說每一組雙語標準字都是獨一特例,也非唯一的解決方法。這裡討論的雙語標準字是特指兩種語言都能扮演傳達品牌性格、並且能發揮一樣程度重要性的設計,而不討論以其中一種語言為主、另一種語言僅作為標註用途的標準字。

繼續閱讀

TypeTime! 文鼎字體設計沙龍及多媒體展覽

字體如何影響着我們這一代人的生活?

也許你會想到在日常工作中編輯文檔、撰寫郵件時可以選用各式字體;也許你會注意到手機和電腦屏幕上各類應用和網頁上的字體帶給你的不同體驗;也許你會在出行的過程中被車站、機場等公共場所的標識字體包圍……而當我們身邊的媒介愈加多元化,字體又該如何適應不同的顯示環境?當全球化成為常態,品牌字體如何在多種文化中傳遞一致的聲音?

在 10 月 14 – 21 日於上海舉行的「TypeTime! 文鼎字體設計沙龍及多媒體展覽」中,多位國內外字體設計師、研究者以及平面設計師將共同探討這些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的話題,展現字體設計與技術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繼續閱讀

新浪潮設計:離經叛道的朋克設計師們

Wolfgang Weingart 海報設計

對特定時期的設計風潮的理解往往離不開對當時的時代背景以及時代趨勢的追溯,歷史巨輪循環往複間常有相似趨勢以及離經叛道者的探索。1960 至 70 年代,崇尚簡約、理性、網格設計的瑞士國際主義設計風格(International Typographic Desgin / Swiss Design)風靡全球,其影響力跨越空間,從歐洲蔓延到美洲,成為當時商業設計中最流行的設計風格;同時也跨越時間,當時的設計成果在當下日常生活中也隨處可見,公共交通系統的標識,跨國企業視覺識別系統,還有手機、電腦等人機交互界面。

現代化的風格——無襯線字體、乾淨利落的幾何構成、遵循優美比例的網格系統、整齊劃一的品牌標識,對一些設計師來說,卻是一種無聊中庸。1970 年代開始,一批教育者、設計師、藝術家打破嚴謹、理性的網格,對圖像、文字排版進行實驗性探索,進一步探索美與丑之間的動態的平衡。這是新浪潮設計的歷史背景,這種風格興起之時正是朋克文化滲透各種文化領域之時,其精神內核也是源自朋克精神的質疑與反叛,因此又稱為瑞士朋克風格(Swiss Punk)1

繼續閱讀

重磅展覽:Wolfgang Weingart 的文字設計中國巡展揭幕

由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同濟大學設計創意學院、廣州國家廣告產業園和廣州美術學院主辦的「魏因加特的文字設計」中國巡展將於 9 月 15 日在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揭開首展序幕,展覽將持續至 2017 年 10 月 8 日並於今年 10 月至 12 月巡展至上海和廣州。Type is Beautiful 為本次巡展的媒體合作方之一。

活躍於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瑞士平面設計師與設計教育家沃夫岡·魏因加特(Wolfgang Weingart)在瑞士國際主義風格的基礎上,打破了媒介與技術中的限制和常規,在設計過程中創造性地運用鉛活字排印、底片拼貼等媒介與手段開創了全新的平面設計語言,他通過設計教學與實踐影響了從世界各國慕名而來的年輕設計師,其中來自美國的設計師將被稱為「新浪潮」的文字設計從瑞士巴塞爾帶到了北美。這股浪潮與彼時在美國興起的後現代主義相呼應,對當代平面設計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本次展覽得到了蘇黎世設計博物館(Museum für Gestaltung Zürich)的大力支持。蘇黎世設計博物館藏回顧總結了魏因加特幾十年以來的所有作品,通過這次展覽在中國大陸第一次也是最完整地介紹魏因加特的設計作品。超過 200 件由魏因加特捐贈的設計作品、過程手稿及其學生作品將在本次巡展中展出。

繼續閱讀

招募:TypeTour Berlin 字體與視覺文化之旅

各位朋友期待已久的 TypeTour Berlin 終於要來了。Deutschland, wir kommen!

金屬活字的發源地德國,是所有平面設計、文字設計愛好者的神往之地。本次 TypeTour Berlin 將造訪柏林、萊比錫、德紹包豪斯、德累斯頓,走進設計公司、字體設計工作室、博物館,在曾經一牆二治的傳奇都市中,一起感受當代德國字體的風景。此外,德累斯頓絕對有潛力成為本次行程最大亮點,我們將在舒馬赫格布勒先生博物館式的活字鑄造與排印工坊里度過一整天,細數他的古董收藏,親自動手學習純正的德式字體排印。

  • 行程時間:2017 年 9 月 29 日 — 10 月 8 日(十天十夜,上海或北京出發)
  • 招募名額:12 人
  • 行程費用預估:約人民幣 20,000–25,000 元/人(實際出團日期和人數變動會影響機票酒店價格,費用會稍有浮動)
  • 報名截止時間:2017 年 9 月 8 日午夜 12 點
繼續閱讀

Wǒ ài pīnyīn!

六年制小學課本《語文》第一冊,人民教育出版社,1987 年(圖片來自網絡)

大家快來評 (tu) 論 (cao) 一下吧!

不知道從何時起,網上突然開始流行起這樣一種寫法。在形式上採用了「括號給漢字注拼音」的方式,比如在這句話里,字寫作「評論」而實際上卻希望被念做「吐槽」。乍一看是給漢字注音,但明顯不是漢字原本的讀法,自然也就超越了單純注音的目的。

這種做法似乎是從二次元的世界引入中文的,源頭自然是我們一衣帶水的鄰邦。在同屬漢字文化圈的日本,對某個漢字詞彙強行指定一個新的讀音的做法儼然已經成為一種修辭方式。這一點,大家可以參見筆者在知乎上的一個回答,這裡就不展開說了。而今天,我想把重點放在和大家討論:是時候來重視一下漢語拼音的字體排印了。

繼續閱讀

恩德貝勒:南非傳統與「瑞士風格」的殊致同歸

Sankara Rug(攝影:Theodore Africa)

在 2017 年的 Design Indaba 設計大會上,由南非設計師 Nkuli Mlangeni 設計的 Sankara 毛毯獲得了「南非最美之物」的獎項。它運用了極具辨識度的色彩及圖案,線條簡潔,圖形幾何化特徵顯著,整個版面呈現出嚴謹的網格系統,被許多媒體稱讚為南非傳統與瑞士風格的交織。

儘管 Mlangeni 的確是一位在瑞士留學的設計師,然而深入挖掘毛毯圖案的靈感來源——非洲南部小國斯威士蘭(Swaziland)的蘆葦舞節中人們穿着的服飾圖案、以及恩德貝勒部落(Ndebele)的傳統牆繪——就會發現,它們本身與瑞士風格就極為相似,其發源時間卻比瑞士風格早了半個世紀。兩種並未交叉的文化,在各自的語境下發展出視覺風格的趨同。

繼續閱讀

「中西之別」重考

「孔雀計劃:中文字體排印的思路」系列倡導從中文出發、以中文的思維方式討論中文排版。精妙的中文排版並不僅僅是「標點懸掛」那樣的小技巧,而是一個有設計邏輯的系統。在本篇里,筆者以對比的方式,嘗試深度挖掘中文字體排印的本質。

我在上篇《從「行長為字號的整數倍」說起》里配的題圖是大家所熟悉的中文作文稿紙。而在本篇里,我們要重新考察一下「中西之別」,因此本篇題圖是 Adobe InDesign 軟件里兩種不同模式的網格格式。也許通過觀察二者的區別,大家就可以看出中西排版的一些異同。

毫無疑問,每個文種的排版必須遵循其書寫系統的特性,而試圖違反、改變這些特性,只會是吃力而不討好,還會招引來自讀者群強大的阻力。舉一個大家相對不太熟悉的例子,藏文等文種具有「懸掛基線」的特徵,相信以漢語為母語的讀者,第一次看到藏文是從稿紙格線往下書寫時可能會非常驚訝,但這正是書寫藏文最基本、最方便的方式。那麼,中文的基本特徵是什麼?中文排版應該如何體現?作為母語者,我們對此的認識往往很模糊,這其實是「只緣身在此山中」的狀態。為了看清中文字體排版的特性,不妨拿一塊「他山之石」——西文排版過來試做一番比較,也許這樣可以幫助我們透過現象來看一些中文排版的本質。

繼續閱讀

從「行長為字號的整數倍」說起

按:本文是「孔雀計劃:中文字體排印的思路」系列的第一篇。這一系列討論將倡導從中文出發、以中文思路探討中文排版。本篇從中文字體排印最基本的思維方式談起。由於排版是各種因素互相影響的過程,裡面難免涉及到的其他諸多問題,將在系列文章後續展開討論,請諸位讀者留意本篇的討論範圍。

「一行十五個字,排五行。」

從版式設計來說,這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排版要求了。那麼在實際操作中,應該如何忠實地再現這項要求呢?我們以這個命題來做三種嘗試,和大家一起來思考一下中文排版中最基本的一個原則。

繼續閱讀

播客:字談字暢

字談字暢 060:大師啊,天天見!

2017/11/14

Adrian Frutiger,卓越的字體設計師。跨越兩個世紀的造字生涯,歷經了鉛火到光電的技術更迭;舉凡無襯線體的風格分類,總有其無可缺席的代表作品。Frutiger 的字體滲透在我們日常生活的各個角落。


字談字暢 059:數,不勝數(III)

2017/10/31

專題第三期,從「〇」開始。此外,我們繼續探討又一種來自歐洲的傳統數字表記法——羅馬數字。


字談字暢 058:數,不勝數(二)

2017/10/17

專題第二期,我們圍繞中文書寫系統,從文字表意、書記規則、排版方式等角度,對比漢字數字和阿拉伯數字的用法。


字談字暢 057:聞字起舞

2017/10/03

人工智能技術應用於視覺設計,已屢見不鮮。今天,我們有幸邀來漢儀字庫的兩位嘉賓——副總經理聞申生、資深字體設計師張暄——與聽眾分享機器學習在字體設計領域的發展,以及漢字字體生成的探索及實踐。


字談字暢 056:數,不勝數 (1)

2017/09/19

數,因書寫系統及排版需求之差,表記方式各異,視覺形態多端。本台開闢專題一則,與聽眾分享「數」中不勝數之細節。本期聚焦阿拉伯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