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大學字體設計教育與 Michael Twyman

08屆畢業生作品。Image: University of Reading & Typefacedesign.org
世界領先的字體設計教授和研究中心,英國的雷丁大學(University of Reading)字體設計碩士課程發布了他們新一年的字體設計畢業展課程只有一年,不同年齡的學生都是來自不同地方,因此也可以看出很多設計除了羅馬文字外還包含了諸如阿拉伯語之類的外語部。 雷丁大學在英國領先的字體和圖形傳達系(The Department of Typography & Graphic Communication )是1960年代由當時美術系的教授 Michael Twyman 建立的。Michael Twyman 1934年生於倫敦郊區,在學校就顯示出對藝術的興趣,並由老師教授 Edward Johnston (Gill Sans 前身 Johnston 的設計師)的書法體。1953年 Twyman 主動選擇大學教育,報讀了雷丁大學,並逐漸對字體排印和平板印刷術(Lithography)產生興趣。當時的雷丁大學已經提供了包括印刷、排字、書籍和字體課程。 畢業後的 Twyman 在大學做了幾年研究之後,選擇了去劍橋大學攻讀教育學位。在劍橋大學讀書時,雷丁大學的老教授就請 Twyman 回校進行藝術史的教授工作。隨着參加一些教授在歐洲大陸的藝術史假期課程,Twyman 開始想開設一門排字的專業,於是開始專攻字體排印,並在1968年首創地建立了字體和圖形傳達系,是當時世界上唯一的相關課程。課程十分專註歷史,與藝術史課程緊密相連,並經常組織學生前往意大利(學習銘刻)和北歐(學習早期印刷和現代主義)進行實地學習。 雷丁大學的課程十分注重學生的操作能力,包括在不同的媒介上練習「排字」(Lettering),甚至需要在石頭上可刻字。而課程中的歷史和理論則通過數篇論文來展示,可以說包含了字體這一概念從實用、發展歷程到美學理論的全面教育。

參考

Morisawa Fontpack

Morisawa Fontpack 把自己出品的字體做成遊戲,把中文、日文和英文的筆畫結構,讓用戶可以自己輸入文字,並隨意改變方向、尺寸,利用字體創造出一些有趣的圖形,甚至可以用來做設計。好玩兒的令人愛不釋手。

Basics:拼寫與翻譯、字體使用及其他

仍然繼續一些「基礎系列」的指引。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一些 Typography 的人都有或多或少的強迫症,日常看到一些 Typo 錯誤就會抓狂,於是生活痛苦不堪。在回國一段日子之後,強迫症終於迫使我寫下這個注意事項的系列文章。這個指引針對西方文字的排版,部分規則對中文排版有借鑒作用。

註:本文原文為十條,寫下後發現漏洞較多,激烈爭論後決定將後七條比較複雜的分開詳細寫,以不致草率和業餘。

1. 避免錯誤的拼寫和翻譯

這一點無需多說,可笑的例子太多太多。最近極端的例子是一間叫「翻譯服務器錯誤」(Translation Server Error)的中國餐館。想說 Chinglish 是一個新文化的另當別論,但對於嚴肅的英文使用場合,翻譯的錯誤是致命的。

另一個是拼寫問題,比如左圖消失的空格,或者無數名片上的 「Http:www.xxx.com」,以及莫名奇妙的忽然大寫和小寫,都是英文排版里的硬傷,不但影響閱讀,而且影響理解。對於名字的翻譯,中國的標準應該是:Beijing、Hu Jintao、David Zhang 和 Heping Road,而不是 Bei Jing、Jin Tao Hu、David zhang 和 HE PING Road。因此要避免翻譯和拼寫錯誤,唯一的建議是在使用英文前請盡量請專業人士校對,至少絕對避免用軟件直接翻譯。

2. 避免擠壓或拉長字體

Image: Life in Asia@Flickr,左:Helvetica Neue Condensed Bold;右:Helvetica Neue Bold Extended

很多情況下英文由於配合空間的需要,被任意的擠壓或拉伸,這都是非常不可取的。事實上,很多常用的英文字體大多已經精心設計了不同寬度的字型,比如較窄的 Condensed 系,和較寬的 Extended 系。這些特定的系列都是設計師最大化地保留了字體的特色,以及對於可讀性、識別性等等上進行了優化所生成的,比設計軟件機械地縮短拉伸的結果要理想得多。這一點對於中文字體也同樣適用。

3. 避免 Windows 系統自帶的中文字體的英文部

具體參見之前的文章

Type Discovery: Venus

可能大家都有平時看看不同的字體的習慣,看到喜歡的總是想記下來下次什麼時候可以用,但是一不注意就忘記了,到有項目可用的時候又找不到,非常可惜,所以我和 Rex 討論一下,覺得把平時找到喜歡的字體都記錄在這個博客上,除了有個印記以外還可以和大家交流。(如果大家平時有什麼新鮮的發現,不妨留言一同分享)

這次第一個小發現是 Venus 這個字體,網上資料極少,連平時的百科 Typophile 裡面都有限,大家有相關資料的不妨一起分享。

我發現Venus有2個版本,一個是 (URW)++, 另外一個是 Linotype。根據 Linotype 的資料顯示,Venus 是鉛字印刷時期在地圖上使用的,所以他有往前和往後斜的2個斜體。相配的還有一款 Egyptienne

相比近代的字體,Venus 看上去非常粗糙,但是我覺得這樣的不怎麼修飾的字體特別有性格。

更新:

Image: Graphic Thought Facility

倫敦著名的 Graphic Thought Facility 工作室設計的第54屆「Carnegie International」展的書中使用了一款字體叫 Garnegie Grot,名字看來象是 Carnegie 藝術博物館的字體,但是和 Venus 比較一下發現這款字體象是基於 Venus 修改出來的。

黑色為書本掃描,紅色為 Venus

奧托·艾舍(Otl Aicher):一段故事

Speak Up 的作者 Armin Vit 與同仁在寫一本名叫《Graphic Design Referenced》的書。下文為為德國設計師奧托·艾舍(Otl Aicher)部分的撰稿。

作者/ Author: Armin Vit 原載於/Original from: Speak Up,2008年6月18日;
翻譯/ Translation: 經作者授權,由 Rex Chen 翻譯。

Otl Aicher 在少年時代親歷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經歷對他有毀滅性的影響。1941年,他加入德國陸軍,儘管這與自己的信仰背道而馳,一直到1945年才結束服役。服役期間,由於傷病,Aicher 的軍旅生涯並不出色。然而這促使堅信自主教育的他不斷的閱讀和寫作,主題包括哲學、文學和稍早開始的藝術。戰後美軍登陸德國,Aicher 回到了德國的烏爾木(Ulm),參與城市的重建工作。他與其他人一起建立了 Ulmer Kreis(烏爾木朋友圈),並舉行了一系列聚會、「周四演講」等,來振作經歷頻繁戰爭的人群。其中涉及的傳播海報均由 Aiche r設計,這是他初次涉入設計工作。到了1946年,「周四演講」已經開始包括了一些實用教育課程,成人學校 Ulmer Volkshochschule 因此逐步建立。學校也成為 Aicher 的第一個客戶,Aicher 在1947年建立的第一個設計公司 Büro Aicher 為學校設計了視覺形象、手冊和海報等。

為 Volkshochschule 學校課程設計的海報。Image: Negative Space
繼續閱讀

John Fell:牛津大學出版社與 Fell 系字體

Image: Wikipedia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繼續閱讀

BBC 網站設計手冊

Image: bbc.co.uk

這裡有一個叫《Visual Language 2.0》的 PDF 文檔,是 BBC 新的寬版網站的設計手冊,有很多網站設計的網格應用,以提高功能和易讀性,很有參考價值。

P.S. 我夏天在美國,更新較慢請見諒。

關於易讀性:FS Me

mencap_1.jpg
Image: Fontsmish

Fontsmith 近日與英國領先的學習障礙組織 Mencap 合作,設計了一款旨在提升易讀性的形象字體 FS Me。字體工場 Fontsmith 稱該字體的設計「挑戰 Arial 的易讀性標準」,將成為易讀性字體的一個新里程碑。

設計之前,研究組的人員將 Mencap 的一些成員組成一個小組,這些成員都有不同程度的學習障礙。研究的第一步是將各種樣式不同、粗細、風格不同的字體給被研究的小組,看在美學和易讀性上小組成員對各種字體的態度。研究組發現非襯線字體對於這一群體更適合(儘管襯線字體對於有正常學習能力的人更易讀),而一些有特性的字體比如 Comic Sans 也受到正面的反應。設計人員權衡下決定採用圓形字體的設計,但也盡量避免如 Comic Sans 的卡通化。

mencap_2.jpg
Image: CR Blog

第二輪的研究着眼於每個字母字型的設計。對字體的不同要求在這個時候仍然體現出來。研究人員發現這一有學習障礙的小組更喜歡簡單的大字谷「a」,而非一般有彎曲的羅馬體「a」。經過這樣反覆的試驗,設計師嚴格比較衡量了字母的陰陽對比,筆畫形狀以及上申、下申筆畫的長短。最後完成的字體 FS Me 對於學習障礙的人這一特殊群體,不僅具有他們所偏愛的圓形字體特質,又不乏成熟與正式,對於其他字體具有更高的易讀性。

字體效果因人而異,設計細節在此體現的淋漓盡致。

更多及參考:Fontsmith 新聞稿 | CR Blog

從 Helvetica 到 Haas Unica

抱歉又是 Helvetica。

Helvetica 與 Haas Unica 的比較。Image: bauldoff@Flickr

1980年,Helvetica 的設計字體坊 Haas Foundry 與 Team’77設計組簽約,完成一套 Helvetica 的改進版本,旨在「修正」當時主流非襯線體的設計問題。Team’77包括 André Gürtler、Erich Gschwind 和 Christian Mengelt。新字體名叫 Haas Unica,現在由於 Linotype 由於名稱的版權問題阻止 Scangraphic(後由 Elsner + Flake 收購)發售該字體,導致該字體到今天已經沒有辦法買到。

Haas Unica 的改進。Image: bauldoff@Flickr

在一片版權的爭論聲中,只有一個 Haas Unica 推廣冊的 Flickr 集,可以讓我們一睹其芳容。

對於 Rex 的網格排版文章

對於 Rex 發表的上一篇網格設計的文章,我希望能夠加一些注釋。

首先,關於書設計的網格框架分類,主要有2種,對稱與非對稱。對稱的框架多用於經典排版,而非對稱多用於現代主義的排版裡面。見圖一。

*圖一 (左為對稱框架,右為非對稱框架)
繼續閱讀

播客:字談字暢

字談字暢 062:北美來風

2017/12/12

2017 夏秋,兩項重要的字體會議 TypeCon 和 ATypI 在北美兩大都市舉辦。今日有幸邀來方正字庫設計總監仇寅先生、副總監汪文先生,與我們分享親身出席的經歷;同時,也為我們進一步介紹了方正字庫的悠宋字體家族、悠黑可變字體以及未來的新動向。


字談字暢 061:鬥牛犬帶你認識 Unicode

2017/11/28

Unicode 標準是什麼,Unicode 聯盟是如何構成的,Unicode 技術委員會是怎樣工作的?本年度「鬥牛犬獎」得主——梁海,為我們揭開 Unicode 的帷幕,與我們分享 Unicode 的人與事。


字談字暢 060:大師啊,天天見!

2017/11/14

Adrian Frutiger,卓越的字體設計師。跨越兩個世紀的造字生涯,歷經了鉛火到光電的技術更迭;舉凡無襯線體的風格分類,總有其無可缺席的代表作品。Frutiger 的字體滲透在我們日常生活的各個角落。


字談字暢 059:數,不勝數(III)

2017/10/31

專題第三期,從「〇」開始。此外,我們繼續探討又一種來自歐洲的傳統數字表記法——羅馬數字。


字談字暢 058:數,不勝數(二)

2017/10/17

專題第二期,我們圍繞中文書寫系統,從文字表意、書記規則、排版方式等角度,對比漢字數字和阿拉伯數字的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