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

大学字体设计教育与 Michael Twyman

08届毕业生作品。Image: University of Reading & Typefacedesign.org
世界领先的字体设计教授和研究中心,英国的雷丁大学(University of Reading)字体设计硕士课程发布了他们新一年的字体设计毕业展课程只有一年,不同年龄的学生都是来自不同地方,因此也可以看出很多设计除了罗马文字外还包含了诸如阿拉伯语之类的外语部。 雷丁大学在英国领先的字体和图形传达系(The Department of Typography & Graphic Communication )是1960年代由当时美术系的教授 Michael Twyman 建立的。Michael Twyman 1934年生于伦敦郊区,在学校就显示出对艺术的兴趣,并由老师教授 Edward Johnston (Gill Sans 前身 Johnston 的设计师)的书法体。1953年 Twyman 主动选择大学教育,报读了雷丁大学,并逐渐对字体排印和平板印刷术(Lithography)产生兴趣。当时的雷丁大学已经提供了包括印刷、排字、书籍和字体课程。 毕业后的 Twyman 在大学做了几年研究之后,选择了去剑桥大学攻读教育学位。在剑桥大学读书时,雷丁大学的老教授就请 Twyman 回校进行艺术史的教授工作。随着参加一些教授在欧洲大陆的艺术史假期课程,Twyman 开始想开设一门排字的专业,于是开始专攻字体排印,并在1968年首创地建立了字体和图形传达系,是当时世界上唯一的相关课程。课程十分专注历史,与艺术史课程紧密相连,并经常组织学生前往意大利(学习铭刻)和北欧(学习早期印刷和现代主义)进行实地学习。 雷丁大学的课程十分注重学生的操作能力,包括在不同的媒介上练习「排字」(Lettering),甚至需要在石头上可刻字。而课程中的历史和理论则通过数篇论文来展示,可以说包含了字体这一概念从实用、发展历程到美学理论的全面教育。

参考

Morisawa Fontpack

Morisawa Fontpack 把自己出品的字体做成游戏,把中文、日文和英文的笔画结构,让用户可以自己输入文字,并随意改变方向、尺寸,利用字体创造出一些有趣的图形,甚至可以用来做设计。好玩儿的令人爱不释手。

Basics:拼写与翻译、字体使用及其他

仍然继续一些「基础系列」的指引。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一些 Typography 的人都有或多或少的强迫症,日常看到一些 Typo 错误就会抓狂,于是生活痛苦不堪。在回国一段日子之后,强迫症终于迫使我写下这个注意事项的系列文章。这个指引针对西方文字的排版,部分规则对中文排版有借鉴作用。

注:本文原文为十条,写下后发现漏洞较多,激烈争论后决定将后七条比较复杂的分开详细写,以不致草率和业余。

1. 避免错误的拼写和翻译

这一点无需多说,可笑的例子太多太多。最近极端的例子是一间叫「翻译服务器错误」(Translation Server Error)的中国餐馆。想说 Chinglish 是一个新文化的另当别论,但对于严肃的英文使用场合,翻译的错误是致命的。

另一个是拼写问题,比如左图消失的空格,或者无数名片上的 「Http:www.xxx.com」,以及莫名奇妙的忽然大写和小写,都是英文排版里的硬伤,不但影响阅读,而且影响理解。对于名字的翻译,中国的标准应该是:Beijing、Hu Jintao、David Zhang 和 Heping Road,而不是 Bei Jing、Jin Tao Hu、David zhang 和 HE PING Road。因此要避免翻译和拼写错误,唯一的建议是在使用英文前请尽量请专业人士校对,至少绝对避免用软件直接翻译。

2. 避免挤压或拉长字体

Image: Life in Asia@Flickr,左:Helvetica Neue Condensed Bold;右:Helvetica Neue Bold Extended

很多情况下英文由于配合空间的需要,被任意的挤压或拉伸,这都是非常不可取的。事实上,很多常用的英文字体大多已经精心设计了不同宽度的字型,比如较窄的 Condensed 系,和较宽的 Extended 系。这些特定的系列都是设计师最大化地保留了字体的特色,以及对于可读性、识别性等等上进行了优化所生成的,比设计软件机械地缩短拉伸的结果要理想得多。这一点对于中文字体也同样适用。

3. 避免 Windows 系统自带的中文字体的英文部

具体参见之前的文章

Type Discovery: Venus

可能大家都有平时看看不同的字体的习惯,看到喜欢的总是想记下来下次什么时候可以用,但是一不注意就忘记了,到有项目可用的时候又找不到,非常可惜,所以我和 Rex 讨论一下,觉得把平时找到喜欢的字体都记录在这个博客上,除了有个印记以外还可以和大家交流。(如果大家平时有什么新鲜的发现,不妨留言一同分享)

这次第一个小发现是 Venus 这个字体,网上资料极少,连平时的百科 Typophile 里面都有限,大家有相关资料的不妨一起分享。

我发现Venus有2个版本,一个是 (URW)++, 另外一个是 Linotype。根据 Linotype 的资料显示,Venus 是铅字印刷时期在地图上使用的,所以他有往前和往后斜的2个斜体。相配的还有一款 Egyptienne

相比近代的字体,Venus 看上去非常粗糙,但是我觉得这样的不怎么修饰的字体特别有性格。

更新:

Image: Graphic Thought Facility

伦敦著名的 Graphic Thought Facility 工作室设计的第54届「Carnegie International」展的书中使用了一款字体叫 Garnegie Grot,名字看来象是 Carnegie 艺术博物馆的字体,但是和 Venus 比较一下发现这款字体象是基于 Venus 修改出来的。

黑色为书本扫描,红色为 Venus

奥托·艾舍(Otl Aicher):一段故事

Speak Up 的作者 Armin Vit 与同仁在写一本名叫《Graphic Design Referenced》的书。下文为为德国设计师奥托·艾舍(Otl Aicher)部分的撰稿。

作者/ Author: Armin Vit 原载于/Original from: Speak Up,2008年6月18日;
翻译/ Translation: 经作者授权,由 Rex Chen 翻译。

Otl Aicher 在少年时代亲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经历对他有毁灭性的影响。1941年,他加入德国陆军,尽管这与自己的信仰背道而驰,一直到1945年才结束服役。服役期间,由于伤病,Aicher 的军旅生涯并不出色。然而这促使坚信自主教育的他不断的阅读和写作,主题包括哲学、文学和稍早开始的艺术。战后美军登陆德国,Aicher 回到了德国的乌尔木(Ulm),参与城市的重建工作。他与其他人一起建立了 Ulmer Kreis(乌尔木朋友圈),并举行了一系列聚会、「周四演讲」等,来振作经历频繁战争的人群。其中涉及的传播海报均由 Aiche r设计,这是他初次涉入设计工作。到了1946年,「周四演讲」已经开始包括了一些实用教育课程,成人学校 Ulmer Volkshochschule 因此逐步建立。学校也成为 Aicher 的第一个客户,Aicher 在1947年建立的第一个设计公司 Büro Aicher 为学校设计了视觉形象、手册和海报等。

为 Volkshochschule 学校课程设计的海报。Image: Negative Space
继续阅读

John Fell:牛津大学出版社与 Fell 系字体

Image: Wikipedia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继续阅读

BBC 网站设计手册

Image: bbc.co.uk

这里有一个叫《Visual Language 2.0》的 PDF 文档,是 BBC 新的宽版网站的设计手册,有很多网站设计的网格应用,以提高功能和易读性,很有参考价值。

P.S. 我夏天在美国,更新较慢请见谅。

关于易读性:FS Me

mencap_1.jpg
Image: Fontsmish

Fontsmith 近日与英国领先的学习障碍组织 Mencap 合作,设计了一款旨在提升易读性的形象字体 FS Me。字体工场 Fontsmith 称该字体的设计「挑战 Arial 的易读性标准」,将成为易读性字体的一个新里程碑。

设计之前,研究组的人员将 Mencap 的一些成员组成一个小组,这些成员都有不同程度的学习障碍。研究的第一步是将各种样式不同、粗细、风格不同的字体给被研究的小组,看在美学和易读性上小组成员对各种字体的态度。研究组发现非衬线字体对于这一群体更适合(尽管衬线字体对于有正常学习能力的人更易读),而一些有特性的字体比如 Comic Sans 也受到正面的反应。设计人员权衡下决定采用圆形字体的设计,但也尽量避免如 Comic Sans 的卡通化。

mencap_2.jpg
Image: CR Blog

第二轮的研究着眼于每个字母字型的设计。对字体的不同要求在这个时候仍然体现出来。研究人员发现这一有学习障碍的小组更喜欢简单的大字谷「a」,而非一般有弯曲的罗马体「a」。经过这样反复的试验,设计师严格比较衡量了字母的阴阳对比,笔画形状以及上申、下申笔画的长短。最后完成的字体 FS Me 对于学习障碍的人这一特殊群体,不仅具有他们所偏爱的圆形字体特质,又不乏成熟与正式,对于其他字体具有更高的易读性。

字体效果因人而异,设计细节在此体现的淋漓尽致。

更多及参考:Fontsmith 新闻稿 | CR Blog

从 Helvetica 到 Haas Unica

抱歉又是 Helvetica。

Helvetica 与 Haas Unica 的比较。Image: bauldoff@Flickr

1980年,Helvetica 的设计字体坊 Haas Foundry 与 Team’77设计组签约,完成一套 Helvetica 的改进版本,旨在「修正」当时主流非衬线体的设计问题。Team’77包括 André Gürtler、Erich Gschwind 和 Christian Mengelt。新字体名叫 Haas Unica,现在由于 Linotype 由于名称的版权问题阻止 Scangraphic(后由 Elsner + Flake 收购)发售该字体,导致该字体到今天已经没有办法买到。

Haas Unica 的改进。Image: bauldoff@Flickr

在一片版权的争论声中,只有一个 Haas Unica 推广册的 Flickr 集,可以让我们一睹其芳容。

对于 Rex 的网格排版文章

对于 Rex 发表的上一篇网格设计的文章,我希望能够加一些注释。

首先,关于书设计的网格框架分类,主要有2种,对称与非对称。对称的框架多用于经典排版,而非对称多用于现代主义的排版里面。见图一。

*图一 (左为对称框架,右为非对称框架)
继续阅读

播客:字谈字畅

字谈字畅 060:大师啊,天天见!

2017/11/14

Adrian Frutiger,卓越的字体设计师。跨越两个世纪的造字生涯,历经了铅火到光电的技术更迭;举凡无衬线体的风格分类,总有其无可缺席的代表作品。Frutiger 的字体渗透在我们日常生活的各个角落。


字谈字畅 059:数,不胜数(III)

2017/10/31

专题第三期,从「〇」开始。此外,我们继续探讨又一种来自欧洲的传统数字表记法——罗马数字。


字谈字畅 058:数,不胜数(二)

2017/10/17

专题第二期,我们围绕中文书写系统,从文字表意、书记规则、排版方式等角度,对比汉字数字和阿拉伯数字的用法。


字谈字畅 057:闻字起舞

2017/10/03

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视觉设计,已屡见不鲜。今天,我们有幸邀来汉仪字库的两位嘉宾——副总经理闻申生、资深字体设计师张暄——与听众分享机器学习在字体设计领域的发展,以及汉字字体生成的探索及实践。


字谈字畅 056:数,不胜数 (1)

2017/09/19

数,因书写系统及排版需求之差,表记方式各异,视觉形态多端。本台开辟专题一则,与听众分享「数」中不胜数之细节。本期聚焦阿拉伯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