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目錄歸檔: 細節

中文排版的最大迷思:標點懸掛

古登堡《四十二行聖經》。其中可以看到大量類似「標點懸掛」的處理。

「孔雀計劃:中文字體排印的思路」系列倡導從中文出發、以中文的思維方式討論中文排版。精妙的中文排版並不僅僅是「標點懸掛」那樣的小技巧,而是一個有設計邏輯的系統。在本篇里,筆者以對比的方式,嘗試深度挖掘中文字體排印的本質。

在上篇文章《「中西之別」重考》的導語里,筆者曾插了一句「中文排版不僅僅是『標點懸掛』那樣的小技巧」而沒有具體展開。其實,正如導語所述,中文排版需要的是一個有設計邏輯的系統,而標點懸掛僅僅是其中的一項,頂多只能算是優秀中文排版里的一個「充分非必要」條件。

近年來,隨着電子閱讀的發展,中文排版再次引起眾人的關注,其中也包括一些非設計行業的工程師和愛好者。而一些新近誕生的電子閱讀器在宣傳自己排版功能的同時,也助長了中文排版中的一大迷思——「標點懸掛」。甚至有一些簡陋的電子書排版引擎,僅實現了這一項功能,就被譽為「排版設計最好的電子書」。我熟悉的一位設計師曾經說過,標點懸掛「可以說是討好外行人的神器」,因為它功能突出、簡單易懂。

這種的片面的審美情趣,甚至蔓延到了一些專業的平面設計師和書籍設計師群體里。如今談排版,似乎一說「我們都做了標點懸掛呢」就成了精緻排版的代名詞,似乎所有排版問題一懸掛都不見了。

繼續閱讀

Wǒ ài pīnyīn!

六年制小學課本《語文》第一冊,人民教育出版社,1987 年(圖片來自網絡)

大家快來評 (tu) 論 (cao) 一下吧!

不知道從何時起,網上突然開始流行起這樣一種寫法。在形式上採用了「括號給漢字注拼音」的方式,比如在這句話里,字寫作「評論」而實際上卻希望被念做「吐槽」。乍一看是給漢字注音,但明顯不是漢字原本的讀法,自然也就超越了單純注音的目的。

這種做法似乎是從二次元的世界引入中文的,源頭自然是我們一衣帶水的鄰邦。在同屬漢字文化圈的日本,對某個漢字詞彙強行指定一個新的讀音的做法儼然已經成為一種修辭方式。這一點,大家可以參見筆者在知乎上的一個回答,這裡就不展開說了。而今天,我想把重點放在和大家討論:是時候來重視一下漢語拼音的字體排印了。

繼續閱讀

從「行長為字號的整數倍」說起

按:本文是「孔雀計劃:中文字體排印的思路」系列的第一篇。這一系列討論將倡導從中文出發、以中文思路探討中文排版。本篇從中文字體排印最基本的思維方式談起。由於排版是各種因素互相影響的過程,裡面難免涉及到的其他諸多問題,將在系列文章後續展開討論,請諸位讀者留意本篇的討論範圍。

「一行十五個字,排五行。」

從版式設計來說,這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排版要求了。那麼在實際操作中,應該如何忠實地再現這項要求呢?我們以這個命題來做三種嘗試,和大家一起來思考一下中文排版中最基本的一個原則。

繼續閱讀

關於思源宋體的問答

​2017 年 4 月 3 日(北京時間 4 月 4 日)Google 和 Adobe 聯合發布了他們共同合作的第二款完全免費開源的「泛中日韓字體」,成為設計界、技術界的一大新聞。這套字由七款字重構成,內含字形達到了 OpenType 規格上限的 65 535 個。由於整個項目的內容非常龐大而複雜,涉及商業合作、開源版權、字體設計、文字編碼、工程技術等多方面的內容,大家在好奇的同時不免也會產生了不少疑問。針對中文媒體上存在一些不甚準確的說法,TIB 謹此用問答的形式對這套字加以說明,供大家在使用、開發時參考。

繼續閱讀

一張明信片的誕生

Daxue Postcard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四書·大學》

你可以說這只是一張普通的明信片而已。但這的確是一張不同尋常的明信片。

繼續閱讀

中日字體設計夜話——與鳥海修對談

鳥海修接受採訪
編者按:2016 年 3 月,作為日本字體設計第一人的鳥海修先生(鳥海修、とりのうみ・おさむ,Osamu Torinoumi) 應漢儀字庫的邀請訪華,本站編輯 Eric Liu 作為特邀翻譯,全程參與了他進行「字體之星」大賽評審和研討會,在北京服裝學院的學術交流會以及工作坊等一系列活動。在緊密日程之餘,兩人還針對中日字體設計的現狀和思路等展開了一段非常有趣的對談。對談是在 3 月 12 日深夜,即工作坊的前夜一個非常輕鬆的環境下進行的,原本想作為 TIB 播客節目《字談字暢》的特別節目播出,但是由於體量過大,涉及各種背景較多,我們決定將當時錄音記錄整理成此文,以饗讀者。本稿成文時,對談話部分內容進行了刪節。另外,關於鳥海修先生的訪談,諸位讀者還可以參考 TOPYS站酷從其他角度採訪的文章。

(以下 E 即 Eric Liu,T 即鳥海修)
繼續閱讀

正文字體觀察:漢儀旗黑

Hero
專題「正文字體觀察」聚焦於正文用字,發現並評介值得關注的漢字字體產品。此番我們有機會採訪漢儀字庫團隊,分享旗黑創作相關的細節,並與幾位不同領域的設計師進行交流。

感謝漢儀字庫的支持,及本站編輯 Eric Liu 的協助。

漢儀字庫出品的「旗黑」系列,是一套多字重、多寬窄的黑體家族。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漢儀團隊披露旗黑家族,並測試性地釋出了「105」字重。透過少量樣張和簡單介紹,旗黑以其勻稱的間架結構、外擴的中宮、剋制的字面、乾淨的筆形、定製的西文字符以及特殊的字重命名系統,塑造了某種鮮明的第一印象。主創設計師齊立先生的背景——蘭亭黑家族的主創者——也同樣令人期待。

繼續閱讀

星巴克蒙古文字標設計

Starbucks wordmark

本文原載於「賽罕區泊物視覺設計工作室」網站,本站經授權轉載。

星巴克通過文字設計網站 Type is Beautiful 了解到 Tengis Type 泊物工作室,並委託設計 Starbucks Coffee 蒙古文牌匾文字。滿足 logotype 的設計條件下,參考相似字型 Freight Sans Black,工作室希望將其延展為整套蒙古文字型。Freight Sans Black 的小寫字型筆畫變化強烈,而 Starbucks Coffee 英文原稿中的小寫造型無從考證,所以依據大寫英文的造型,延伸出了較為「生硬」的蒙古文字型 Buck Sans,捨去了 Freight Sans Black 小寫字母那樣「具人文色彩」的造型。

繼續閱讀

用印刷品的態度來做 Web 排版

Hero of Han.css

CSS 是近代最重要的排印革新之一。只要文檔以足夠「語意化」的結構保存,便可以利用不同的樣式規則呈現不同的樣貌。我們不再需要手動地排列、拉扯文字,而是透過 CSS 下指令,讓排版引擎遵守。

也許因為媽媽字寫得美,我從小便嚴格自我要求書寫的規矩,就算是課堂的筆記,沒寫幾個字,發現前一行的字稍有不對齊或大小不一,便偏執地想把整張紙撕了重寫。也因此,在我初了解了 Web 的運作方式時,帶來的震撼和共鳴是非常強烈的——文字居然可以不帶樣式地保存,再利用「標記」為不同層級、不同意義的文本來設計相應的樣式——從此解脫了我們這些字寫得不好但又完美主義的偏執狂。

長得丑沒關係,有 CSS 就能搞定一切。

繼續閱讀

香港地鐵宋:觀察、再用與再生

本文首刊於主場博客

無論品牌還是站內路牌,港鐵一系列中英雙語文字設計(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typography)自 1979 年通車起便世界知名。其中對明體的廣泛運用,至今也特立獨行於其他漢字使用國家。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