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

目录归档: 汉字

招募!TypeTour 文字设计与视觉文化旅行——台南、台北(2018.6.13–6.19)

初夏渐至,端午临近,TypeTour 文字设计与视觉文化旅行又将出发!

此次我们将从台南启程,踏访古都遗迹,探索台南最大的铸字厂与印刷博物馆,走老街,串小巷,体味「台南过生活」;随后前往繁华而现代的的台北,街头漫游「猎字」识城,在日星铸字行和铁皮刻字铺与老板促膝而谈,到只闻其名的字体公司和设计工作室内部打探一番……旅人视角所看不见的城市文化,TypeTour 将带你深入了解。

  • 日期:2018 年 6 月 13 日 – 2018 年 6 月 19 日(七天六夜,包含端午小长假)
  • 出发地点:上海
  • 招募名额:12 人
  • 行程费用预估:约 9300 元/人(实际出团日期和人数变动会造成报价调整)
  • 报名截止时间:2018 年 5 月 11 日午夜 12 点
  • 报名方式:邮件报名 tour@thetype.com,详见文末

TypeTour 与普通的主题旅游项目不同,我们希望聚集更多对字体排印、平面设计、视觉文化感兴趣的朋友们,在旅行的同时促成更有价值的交流。每次字体旅行,我们都将在保证行程完成度和质量的前提下,留出充分的自由活动时间,让参与者拥有更多自主探索的机会,领队也会根据团员的需求,给出针对性的建议。

重要提示:由于赴台证件办理周期较长,报名前请先在本文底部的大陆开放台湾自由行城市名单中确认,自己的户籍所在地是否开放台湾自由行,再在旅行社的协助下尽快办理相关证件。

继续阅读

挤挤总是会有的吗

2017 年夏关于微软雅黑「标点位置改进」消息的文章截图

「孔雀计划:中文字体排印的思路」系列倡导从中文出发、以中文的思维方式讨论中文排版。上篇《全角半角碎碎念》陈述了标点符号字宽的基本概念,本文则论述了标点符号宽度调整的一个基本问题:我们到底具体在调整什么?

2017 年 8 月,各网络媒体报道了微软公司在「Window 10 秋季创意者」版本里对「微软雅黑」这款字体的更新内容,第一点就提到了「标点符号位置改进」。

根据标点符号用法国家标准 GB/T 15834-2011,严格遵照标准修正了一些标点的位置。逗号的位置由居中改为居左下。问号、叹号、分号、冒号均置由居中改为居左。左括号与右括号的位置由居中改为分别居右与居左。

众所周知,「微软雅黑」是美国微软公司委托方正设计的一款字体,随 Windows Vista 简体中文版一起发布,正式上市是在 2007 年。之后微软不仅为老系统 Windows XP 也发布了一个版本,还在 Office 2007 简体中文版附带此字体。而这次推出的 6.25 版已经是 2017 年,距离发布已经整整十年。「微软雅黑」出于其「Windows 默认字体」的身份,作为「中文代表」出现在世人面前,早就占领了中国大江南北。即便新版本发布,带有错误位置标点符号的旧版也不可能瞬间消失,依旧会在市场上占据很长时间。因此笔者在知乎上对此的评价是:

从 Vista 开始算,花费了十年时间,微软雅黑的标点位置终于符合国标的位置,这速度我也是醉了。

继续阅读

城市字体考现学:招牌制作指南

编者按:近期我们以「城市字体观察」这一话题开展了多方面的探讨,从寻找上海「印」迹的城市漫步,到对亚洲城市招牌进行初步观察后的备忘录,从厉致谦等设计师与文化学者发起的「城市字体观察学会」,到松散而活跃的「上海字迹」小组……公共空间的文字设计,这个鲜活、真切的课题正引起越来越多人的关注。近日在上海衡山·和集举行的「字体漫游」摄影展以及「城市招牌考现学」讲座,也分享了这些实践的初步收获。本文包括了厉致谦在讲座中展示的部分内容。

城市是人类聚居的场所,没有人的城市,只能称为鬼城。城市中形形色色的人,每天都在发出形形色色的声音与信息。一座没有声音的城市,恐怕会比鬼城更让人感到毛骨悚然吧。除去沉默的建筑与基础设施,城市空间中的不同文字,代表了种种无声之声。我们也许从来对它们听而不闻,视而不见,但我们的确离不开:「这里是……」「那个方向有……」「……欢迎你」「请勿……」「对不起……」「开放的时间是……」「这条路的规则是……」「我们的营生是……」「品类和价格是……」「请注意……」「树立……」「弘扬……」「学习……」「……梦」……

城市中的文字大体可以分为两类:公共性的与个体性的。道路、车站、机场、公交系统、电网、市政、公园里出现的文字、宣传标语等,属于前者。机构或企业标牌、商号招牌、广告、私人空间的提示语、个人制作的临时性字牌等,则属于后者。它们构建出这个时代独特的城市景观,让城市与人在空间与时间中展开无声的沟通,映射、交响出市民当下的生活。

继续阅读

「汉字发现」主题展:去重新观察如空气般无处不在的汉字

汉字如空气一般无处不在地包围着我们的生活,以致于我们对它的存在早已习以为常。仔细想来,汉字是如此不变的存在,我们和千百年前的古人一样,仍在使用汉字传情达意;作为唯一一个通用的表意文字,汉字又是如此灵活多变,可象形、可会意、可形声,可循古、可生造、可变形。与此同时,随着时间和疆土的更迭,汉字也在不断「进化」。Atelier MUJI 邀请字体研究与实践者厉致谦以及王诗韵,以「汉字发现」主题展的形式,将触角伸向汉字的「变」与「不变」,希望可以让我们重新将「汉字」作为主体,去观察,去感知。

「汉字发现」主题展

  • 时间:2018.3.10–5.13 10:00–23:00
  • 地点:無印良品上海环贸广场店 ATELIER MUJI 展厅(上海市淮海中路 999 号 3F)
  • 无需预约,免费入场
继续阅读

字体漫游:上海城市字体观察摄影展

城市是人类聚居的场所,除去沉默的建筑与街道,城市空间的文字,代表了各种无声之声。我们也许从来对它们听而不闻,视而不见,但我们的确离不开:

「这里是……」
「那个方向有……」
「……欢迎你」
「请勿……」
「开放的时间是……」
「这条路的规划是……」
「我们的营生是……」
「品类和价格是……」
「请注意……」
「树立……」
「弘扬……」
「学习……」
「……梦」

城市字体不仅构建出一种独特的城市景观,也是无声却有效的沟通方式,映射、交响出市民的生活。「字体漫游」邀请你一起,以城市字体观察学为方法,体察我们生活着的这座城市中的别样风景。

字体漫游 —— 上海城市字体观察摄影展

  • 时间:2018.3.5 – 4.2
  • 地点:上海市衡山路 880 号衡山·和集 Dr. White 2F、3F

开幕讲座:城市招牌考现学

  • 时间:2018.3.12(周一)19:00–21:00
  • 地点:衡山·和集 Dr. White 3F

继续阅读

全角半角碎碎念

五号字铅空几种。中间为五号全身空,往左上为五号的半身(对开,或称二分)、四分空;往右上为五号的二倍、三倍、四倍空。字腹上的缺刻证明了它们都是活字材料而不是普通的铅块。

「孔雀计划:中文字体排印的思路」系列倡导从中文出发、以中文的思维方式讨论中文排版。在开启中文排版里关于避头尾方式、所谓「标点挤压」调整的讨论之前,笔者在本文里重点阐述了一些需要明确的前提概念,作为之后讨论的基础。

「所以说,『全角空』并不总是固定 1 em 大小呀!如果你们不抛弃这个固有观念,就没办法再谈下去了!」

继续阅读

行行当机不立断

叶圣陶等合编《开明新编国文读本》(注释本甲种第四册),开明书店,1948 年第三版,上海福州路。(图片来源:台湾华文电子书库)

「孔雀计划:中文字体排印的思路」系列倡导从中文出发、以中文的思维方式讨论中文排版。精妙的中文排版并不仅仅是「标点悬挂」那样的小技巧,而是一个有设计逻辑的系统。在本篇里,笔者着重讨论一个大家容易忽略的中文换行问题。

谈到中文排版的换行问题,大家可能首先会想到避头尾规则。由于避头尾涉及到标点,笔者会另文叙述。在本篇里,笔者通过两个实例,聚焦中文排版中标点以外的换行问题,挖掘一下那些容易被忽视的中文排版需求。

继续阅读

招募!TypeTour 台湾字体文化之旅——金门、台北(2018.2.25 – 3.3)

注意:在发布 TypeTour 金门 + 台北字体主题旅行的通告之后,我们收到了不少反馈,表示时间太紧,难以安排计划。我们在与领队和台湾接待方协调之后,更改此次 TypeTour 的日期如下。

  • 日期:
    2018 年 1 月 31 日 – 2018 年 2 月 6 日
    2018 年 2 月 25 日 – 2018 年 3 月 3 日
    (七天六夜,金门两天一夜,台北五天五夜)
  • 出发地点:厦门
  • 招募名额:12 人
  • 行程费用预估:约 7,000 元/人(实际出团日期和人数变动会造成报价调整)
  • 报名截止时间:2018 年 2 月 15 日午夜 12 点
  • 报名方式:邮件报名 tour@thetype.com,详见文末

重要提示:由于赴台证件办理周期较长,报名前请先在本文底部的大陆开放台湾自由行城市名单中确认,自己的户籍所在地是否开放台湾自由行,再在旅行社的协助下尽快办理相关证件。

继续阅读

TypeTime! 文鼎字体设计沙龙及多媒体展览

字体如何影响着我们这一代人的生活?

也许你会想到在日常工作中编辑文档、撰写邮件时可以选用各式字体;也许你会注意到手机和电脑屏幕上各类应用和网页上的字体带给你的不同体验;也许你会在出行的过程中被车站、机场等公共场所的标识字体包围……而当我们身边的媒介愈加多元化,字体又该如何适应不同的显示环境?当全球化成为常态,品牌字体如何在多种文化中传递一致的声音?

在 10 月 14 – 21 日于上海举行的「TypeTime! 文鼎字体设计沙龙及多媒体展览」中,多位国内外字体设计师、研究者以及平面设计师将共同探讨这些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话题,展现字体设计与技术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继续阅读

Wǒ ài pīnyīn!

六年制小学课本《语文》第一册,人民教育出版社,1987 年(图片来自网络)

大家快来评 (tu) 论 (cao) 一下吧!

不知道从何时起,网上突然开始流行起这样一种写法。在形式上采用了「括号给汉字注拼音」的方式,比如在这句话里,字写作「评论」而实际上却希望被念做「吐槽」。乍一看是给汉字注音,但明显不是汉字原本的读法,自然也就超越了单纯注音的目的。

这种做法似乎是从二次元的世界引入中文的,源头自然是我们一衣带水的邻邦。在同属汉字文化圈的日本,对某个汉字词汇强行指定一个新的读音的做法俨然已经成为一种修辞方式。这一点,大家可以参见笔者在知乎上的一个回答,这里就不展开说了。而今天,我想把重点放在和大家讨论:是时候来重视一下汉语拼音的字体排印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