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

香港地铁宋:观察、再用与再生

本文首刊于主场博客

无论品牌还是站内路牌,港铁一系列中英双语文字设计(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typography)自 1979 年通车起便世界知名。其中对明体的广泛运用,至今也特立独行于其他汉字使用国家。

继续阅读

日本政党字体趣谈

04

最近乐于观察日本政党名字的字体设计。

日本古代家纹设计之美,世界知名。今时今日,日本对于西渡而来、「デザイン」(design / 设计)光谱下的「ロゴ」(logo / 标志),也有同样的注重程度,甚至大众普遍认为沉闷、冷感的政党政治圈,也是设计之力得以发挥的场所。

继续阅读

Avenir:设计土壤变化与字体风格复兴

avenir_01

日本设计大师原研哉在他的名著《设计中的设计》和《欲望的教育》说道「必须让设计土壤肥淆,好设计才得以健康生长」,感觉这比喻放诸字体设计也同样准确。

1988 年推出的 Avenir,是西文字体设计大师 Adrian Frutiger 最引以自豪的作品。刚推出时,在 Frutiger 先生坚持下,Avenir 一直只有六个「直立」(Upright)字重。直到 1989 推出 PostScript 电脑字型版本,才一次多加六个斜体(Oblique 1)字重,成为一个有六字重十二款式的字体家族。

继续阅读

思源黑体:改变字体界未来的合制字体家族

01
思源黑体是齐备中日韩字体的新式黑体。

几天前,Adobe 跟 Google 突然公布了「思源黑体」(Source Han Sans),为华文用家跟字体业者带来一股巨大冲击:一、含特幼(ExtraLight)到特粗(Heavy)共七个完整字重(weight);二、每字重均达现有 OpenType 格式支援上限 65,535 字符量,单一字体档便达 16 MB 之夸张大小;三、免费;四、开源(open source),有心人可以下载原始档案加以修改,为设计开枝散叶。四大优点一时间成为佳话。

继续阅读

从埃及到多维茨

2013-01-27-15.13.39
我们的作者,Dalton Maag 字体设计师 Julius Hui 最近结束了在伦敦总部的工作,回到香港。他将带来一系列在欧洲的观察和汉字字体设计的文章。我们也获得 Dalton Maag 授权将这些文章翻译为中文发布。 原载于/ Original from: From Egypt to Dulwich, daltonmaag.com, 2013 翻译/ Translation with permission: Emily Yang。Dalton Maag 授权翻译,请勿转载。

自十二月起,我每个周六都会在伦敦到处游逛,希望从中找到市内有趣的书店和其他跟字体相关的东西。回想起2008年,我在 Typophile 上读到过一篇 James Mosley 发表的评论,讨论到 William Caslon IV 著名的双线英式埃及体(2-Lines English Egyptian,有人认为它是历史上第一套非衬线字体),以及字体设计师 Justin Howes 如何复刻了这套字体-或许说,这是 Howes 为多维茨画廊(Dulwich Picture Gallery)的侧门指示牌设计的英式埃及体诠释版本——H. W. Caslon 铸字厂倒闭八十年后,Howes 在九十年代末重新开办该鼎鼎大名的铸字厂,可惜他在没多久后,即2005年突然去世,自此 H. W. Caslon 再度沉没于历史海洋当中。那篇评论也自此一直保存在浏览器的收藏夹里。

继续阅读

记《纽约时报》中文牌匾设计

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NYT)於六月二十八日正式发佈了其中文版网站。这是继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和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後第三家打入中国市场的西方报章网站。

而大概两个月前,我收到 NYT 北京分部的委託,为那百多年历史的 NYT 牌匾(nameplate)设计相应的中文字款,供六月末推出的中文版网站使用,我欣然接受。

继续阅读

Grotesk 的过去与未来:Aktiv Grotesk 批评

備注:由於文化背景異同,英語系國家的 Grotesque 和德語系國家的 Grotesk 在歷史發展中各自形成不同的獨特形態。Grotesque,設計取向傾於線條有明顯粗細變化,骨格相對柔軟,例如英國的 MT Grotesque 和美國的 Franklin Gothic、Trade Gothic 等就是俵俵者; Grotesk,如德國的 Akzidenz Grotesk,線條則盡量避免粗細變化,骨格硬直呈幾何學味道,比起 Grotesque 更注重字體家族的整合。以後的 Neo-Grotesk,例如瑞士的 Helvetica 和 Univers 也是朝著這個方向作發展。為免讀者混淆,文章討論內容只涉及 Grotesk,Grotesque 不會在本文章中提及。

关于 Grotesk 的迷信

Grotesk 是平面設計師的迷信,也是客戶的迷信。

設計師常迷信 Grotesk 能夠為作品添上設計力。即使本來平凡乏味,一旦用上它作品就被賦予不能形容的帥味, 腐朽也化為神奇。自認品味好的客戶,也迷信 Grotesk 的魅力。客人總愛手拿筆杆,站在設計師背後指點說道「我年輕時大企業都不就是愛用 Arial 嗎?很好看!不要找別的款式了」— Arial 即客戶腦內 Grotesk 的代名詞 — 不要奇怪,這既是我未修讀設計時的想法,也是我工作上的親身經歷。

继续阅读

关于

瀚文堂

字体设计师许瀚文(Julius Hui)创办。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