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

恩德贝勒:南非传统与「瑞士风格」的殊致同归

Sankara Rug(摄影:Theodore Africa)

在 2017 年的 Design Indaba 设计大会上,由南非设计师 Nkuli Mlangeni 设计的 Sankara 毛毯获得了「南非最美之物」的奖项。它运用了极具辨识度的色彩及图案,线条简洁,图形几何化特征显著,整个版面呈现出严谨的网格系统,被许多媒体称赞为南非传统与瑞士风格的交织。

尽管 Mlangeni 的确是一位在瑞士留学的设计师,然而深入挖掘毛毯图案的灵感来源——非洲南部小国斯威士兰(Swaziland)的芦苇舞节中人们穿着的服饰图案、以及恩德贝勒部落(Ndebele)的传统墙绘——就会发现,它们本身与瑞士风格就极为相似,其发源时间却比瑞士风格早了半个世纪。两种并未交叉的文化,在各自的语境下发展出视觉风格的趋同。

恩德贝勒墙之始

从一位津巴布韦的朋友口中,我得知恩德贝勒部落其实是祖鲁王国的分支,在 1820 年左右,一位当时的将军 Manala 因为接受不了国王 Shaka 的暴政而脱离王国向北迁徙,到了今天的津巴布韦。他们拥有非常多骁勇的战士和大片的土地,在 1883 年向邻国的布尔人(Boers)发动了战争,然战败,使大批恩德贝勒人遭受灭顶之灾,只能苟且偷生。在这些艰难岁月中,恩德贝勒人创造了各种符号来表达他们的悲伤,这就是恩德贝勒著名的墙绘传统的起源。

(图:UN Photo/P Mugubane, 1983)

这些极富表现力的图案在布尔人眼中只是无关痛痒的装饰,而在恩德贝勒部族内部却是可以解读的信息,它们成为了族群对抗外部环境的特殊暗语,是所有沦为奴隶的恩德贝勒人的精神支柱,每当看到这鲜明的墙绘时,就仿佛看到了自己族群的宣告:「我们是恩德贝勒人,我们就住在这儿!」

祖鲁文化的视觉形态影响

最初期的恩德贝勒墙绘图案,据一些学者考证是来源于他们历史悠久的串珠工艺图案。这种工艺受到了祖鲁文化的直接影响。在功能上,祖鲁人基本上使用串珠制品作为互相沟通的媒介,就像现代社会中订婚戒指的作用一样,祖鲁人则用串珠的形态表示性别和婚姻状态,用不同的形态组合和色彩代表不同含义。

zulu-bead-color
bead-form
Little_world,_Aichi_prefecture_-_African_plaza_-_Frontal_apron_for_girls_-_irhabi_-_Ndebele_people_in_South_Africa_-_Collected_in_1994
Reed_Dance_Festival_2006-003

祖鲁人最多只用以上七种颜色,色彩也各有其特指的含义。(图:Zulu Bead Culture

最常用的符号是三角形,因为在祖鲁文化中三角形的三个点代表着父亲、母亲和孩子,这就像天主教中的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一样。三角形指向上方,即代表未婚女性;而对于男性来说指向下方才表示未婚。两个三角形拼成菱形,即代表已婚女性,而像沙漏的造型即代表已婚男性。(图:Zulu Bead Culture

恩德贝勒的女孩从婴孩时就开始穿着的 irhabi 围裙上的串珠纹样。(图:Wikimedia Commons

斯威士兰和祖鲁文化的传统芦苇舞节上,串珠编结成的图案也是重要的服饰特征。(图:Wikimedia Commons

媒介演进与传统沿袭

祖鲁人对图形和颜色的理解或许影响了恩德贝勒人绘制符号的思路,但墙绘的图案也随着媒介的优化而不断演变。最早的墙绘是使用泥土作为颜料,所以颜色的区间即是从亮黄到土黄,同时他们还用木炭来画黑色的线作为装饰;第二阶段则过渡到使用手指用泥灰在墙上进行涂抹,但是线条已经从原来的歪歪扭扭、磕磕碰碰变成了笔直的线条,同时这些线条将墙面分成各个不同的板块,每个板块都填充了对比度强烈的颜色,构成了一个个具有强烈视觉张力的图案。这个阶段的墙绘艺术特点被当代的艺术家所接受并且不断发展演绎。

墙绘创作过程。(图:The Evergreen State College

在恩德贝勒的信仰体系中,只有那些古老的绘画形式才具有精神含义,延续文化传统的需求深深植根在这个民族血液的中。甚至有的人认为如果没有遵从祖先的传统将会引来疾病和厄运,所以人们会在新画好的墙面前的地上也进行装饰来表示对祖先的崇敬。

除了传达一种自我价值、原始崇拜、情感表达,这种传统图案还源于传统婚姻的习俗。恩德贝勒部落的女人一旦结婚,那么这项墙绘的家务就成为了她的工作,家庭主妇要为家中的外侧大门、房屋墙面甚至是室内的墙面设计图案。因雨季的影响,墙绘时用的自然颜料很容易脱落,所以一年最少需要更新两次,重复性极高的工作形成了一种仪式感,而图案形态也在母女、婆媳的共同劳动中代代传承。

恩德贝勒部族的妇女(1999)(图:Wikimedia Commons

与外来文化的彼此介入

南非在 1994 年开始了民主化进程。在世纪之交,欧洲的殖民者带来了他们的语言和数字,先进技术条件带来了电力、光、和电视机,当地艺术家被委派至世界各地交流……这些都刺激、丰富了恩德贝勒人所使用的视觉符号体系,也让地域传统文化主动介入了全球化世界。在现代恩德贝勒墙绘图案中,融合了飞机、灯泡的风格化图像;在商业领域,不断有品牌借鉴恩德贝勒墙绘图案和串珠图案设计产品;而不少走向国际的南非艺术家也将恩德贝勒图案直接作为创作手段,运用于不同的艺术项目中。

4-mvelo-desk-photo-michelle-reynolds
esthermahlangupicstitch

南非设计师 Siyanda Mbele 在家具产品中融入恩德贝勒与祖鲁文化传统符号。(图:Design Indaba

在国际上享有声誉的恩德贝勒艺术家 Esther Mahlangu 为宝马汽车品牌创作的设计。(图:Design Indaba

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将目光投向文章最开始提及的 Sankara 地毯设计,再次思考媒体对其的评价(「南非传统与瑞士风格的完美结合」),或许能有更辩证的思考。部落传统艺术风格并不代表着过时、丑陋、闭塞,它也可以是时尚、抽象、开放的。恩德贝勒墙绘图案的发源(19 世纪 80 年代),甚至比瑞士风格/国际主义设计风格在欧洲发展成型还早几十年。这种偶然的巧合就像是我们在实际应用中碰到的非流形结构的实体,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发现了重合部分。而恩德贝勒人作为全球化进程的亲历者,谨慎地将传统图案进行再加工、再精简,不仅实现了不同文化的融合创新,站在恩德贝勒文化的角度来说也是一次成功的可能性尝试,这对于一个演变相对迟缓的部落来说意义非凡。

尊重原创:关于转载

我们希望在中文环境中建立一种健康的 TrackBack 和链接机制,保证原创,并不影响传播。因此对于译文和原创文章,我们欢迎您在网站上推荐我们的文章,包括文字和图片片段,但不赞成任何形式的全文转载。
参与讨论或通过 TrackBack 推荐:Trackback URL.

参与讨论

你的Email地址将不会被发布或透漏。 标记*的项目为必填项目。

*
*

作者 / 译者

孙 哲
同济大学学生
最近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