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

思源黑体:改变字体界未来的合制字体家族

01
思源黑体是齐备中日韩字体的新式黑体。
几天前,Adobe 跟 Google 突然公布了「思源黑体」(Source Han Sans),为华文用家跟字体业者带来一股巨大冲击:一、含特幼(ExtraLight)到特粗(Heavy)共七个完整字重(weight);二、每字重均达现有 OpenType 格式支援上限 65,535 字符量,单一字体档便达 16 MB 之夸张大小;三、免费;四、开源(open source),有心人可以下载原始档案加以修改,为设计开枝散叶。四大优点一时间成为佳话。 事实上,原有的 Source Sans 字体家族(font family)乃 Adobe 响应 Google Font「字体开源」主张下一项充满野心的字体案。初由著名字体设计师 Paul D. Hunt 设计,Source Sans 是 Adobe 第一套专为用户介面(user interface)设计的开源字体家族,它带有上世纪美式无衬线体(san-serif)特性,字母比例偏向瘦窄,感觉温暖而人性化,易认性(legibility)高,大至标题小至当印刷品内文字、web font 也同样称职。 泛 CJK(中日韩)版本的思源黑体,则动员美国以外 CJK(中日韩)三国的代表字体厂商,包括日本岩田(Iwata)、中国常州华文、韩国 Sandoll,花三年时间合力制作,是这野心三年间一直被隐藏的部份。

汉字间架结构取向、字面率、字间距

02
03

中宫横向比例大致偏阔。

重心取向。

思源黑体重心置中,​​却感觉偏低,中宫阔,内空间取向平均,是字面率大的一系黑体。基本上,与同厂推出、二十年前由日本字体设计大师小塚昌彦领导团队设计的小塚黑体(小塚ゴシック)同出一彻(按:思源黑体设计师西塚凉子女士为当时团队一员)。要将思源黑体归类的话,它跟俪黑、兰亭黑(微软雅黑)等一类中宫外放、给人感觉轻松友善的设计为同类,与另一边厢的蒙纳黑、iOS 常见的「黑体-繁」走截然不同的路线。 思源黑体的汉字比例也倾向横向,依结构放在横排明显较适合。汉字间也备有刚好的字间距(character-spacing),虽然没有像俪黑般为全汉字排版而设所以间距空间充足,兴幸也没有像兰亭黑般间距过份少而令文字送出过份拥挤,全汉字文章排版后不会太紧凑,日语排版下也能够平衡汉字与假名的空间互动。思源黑体的间距比例多了一份对日语排版的考虑,更接近日本西来字体一系的取向,如由网屏(Screen)跟字游工房开发、著名的冬青黑体家族。
04
05
06
07

思源黑体跟冬青黑体的字间距比较。

思源黑体跟兰亭黑体的字间距比较。

思源黑体跟黑体-简的字间距比较。

思源黑体跟兰亭黑体于繁体排版上的字间距表现。

字重

字重乃笔者认为是次思源黑体推出的亮点。 长久以来,不明原因下中文字体字重一般只有基本细体、内文体跟粗体选择,仿佛用家也接受了这现实。自信黑体于 2012 年推出后,该字体家族对字重的开发重视,为厂商的开发思维带来改变。可是,即使普遍认清字重的重要性,厂商也碍于开发的复杂程度,开发普遍缓慢,新作群一直只闻楼梯响。 08
思源黑体的不同字重表现。
有 Google 作金主,动员数家字体厂商合力,思源黑体也得上花三年去开发。 现在,思源黑体仿佛解决了我们长久以来字重不足的问题。他备有特细体至特粗体共七个字重选择,无论用在印刷还是网站作品中也绰绰有余。其中更值得留意的,是 Normal 跟 Regular 这两个极为相近却有微妙字重分别的字重。 09
同一个 Normal 字重,在黑色底色笔画呈较粗状态。
笔者认为 Normal 跟 Regular 更多是为了解决界面设计光亮 / 暗色底纸互换,和不同大小屏幕间互换间所造成的字体变粗或变幼细问题。 从事界面设计、应用设计的读者该也有发现,由于电子屏幕的像素大小不一,较大台像 iPad 字体便会显得更粗,小台像 iPhone 则​​字体变幼,又或光亮跟暗色背景互换也会有相同的视觉效果,这导致他们制作中文介面时,于统一设计风格上遇到难度。连西文版本也没有的 Normal 跟 Regular 字重微调,正好是解决上述设计问题的新尝试。 事实上这概念于西方的指示牌字体上并不新奇,如著名的 Wayfinding Sans、A2 Type推出的 New Rail Alphabet 便早备有「Offwhite」字重,微调的字重解决有色底色下所造成的光晕令字体变模糊问题;调节字重以外,部份字体如 Luc(as) de Groot 的 Calibri、谭智恒(Keith Tam)的 Arrival 则选择对笔划的末端作特殊处理。可是在 CJK 世界里,相应的处理方法还是第一次。

笔划设计

思源黑体的笔划设计是俐落无垢型,跟小塚黑体分别只在于衬线砍掉,即使结构有经微调,无论笔法、书写方向也是同出一彻,大可以称思源黑体的汉字为小塚黑体的扩充版本。 10
思源黑体的笔划设计有如砍去衬线的小塚黑体,笔划方向基本也一样。
我想,我们更该将欣赏目光放到 Adobe 字体设计师西塚凉子小姐对于日语假名设计的努力。思源假名跟小塚假名两者比较下,在笔者这不善日语的目光中,思源塚名感觉整体较小,负空间便明显没有小塚般阔大,风格取向更趋于书法、人文味道,线条也更自然,负空间更均匀,是二十年后大改进,更符合当代的人文精神。

思源黑体带来的机遇跟影响

一、「素人」字体制作计划的今后发展

11
思源黑体的假名设计明显跟小塚黑体取向完全不同。
「素人」,乃日语「非专业人士」的意思。思源黑体的出现,提供一个由专业字体设计师、厂商合力开发的一块肥沃土壤,并不敢说它会否影响到其他案子的发展,但是思源绝对为素人字体爱好者提供一个优良的根基去发展枝叶版本。除了部份已投身个别素人字体案如「文泉驿」制作计划多年的朋友,其他较新字体爱好必会考虑、甚至现在便已经转移阵地去制作思源分枝版本。思源本身的新颖字体编程技术,也将成为字体编程领域研究者开发新可能的乐园。

二、提升中华地区字体质素底线

不想承认也得承认,中华地区内无论使用者本身还是字体,整体质素并不及邻国日本。这除了源于三地设计教育多年来的流弊外,字体厂商一直没能够提供质素高、又可以完全满足设计要求的字体产品有关,既欠缺理论也欠缺实践工具下,难免有今天的结果。 然而思源黑体推出后,设计师手上便拥有好用、可靠的设计工具(design tools)。像在网站设计领域,便不需要再倚靠字型大小去制作资讯层级(information hierarchy)。多字重选择,直接扩阔设计师对版面设计的想像力。它也真正提供了一个契机,让用户可以摒弃新细明体一类长年累月凭借免费、系统字型的优势而虐待大众眼睛、破坏市容的一类字体。

三、为字体厂商带来良性竞争

市场的字体质素你我有目共睹。 字体破线、造形太烂而不能放大使用;字重粗细不均、缺字是家常便饭——可是再烂的字体设计师还得要买,因为选择少。思源黑体推出后,即使问题多,还是像照妖镜般将市场现有产品比下去,既将中华地区字型的质素底线提高,也逼迫厂商加油提高设计质素,实为用家之福。

四、高阶市场更能稳住

思源黑体将中华地区的字体水准底线提高,令滥竽充数的设计丢人现眼,却也同时间定义好何谓「基本市场」。任何字款只要卖点比它多、造功比它好,就必不属于低阶货品。这次笔者尝试搜集过对于思源黑体的看法,我高兴的是用家并没有对思源黑体一面倒支持,反之大部份人表示思源黑体的臭虫严重,感觉并不真正尊重中华地区用户而只抱以观望态度。部份态度更鲜明的,则直接反映免费产品并不是他们渴求的。

结语

即使不少字体业者对思源黑体的出现感到担忧。笔者对此则表示正面。 Adobe 跟 Google 是次为业界投下核弹,无疑大力推动中港台字体的发展步伐。透过免费提供高质素中文字体,一气将产品门槛提高,令用者对字体产品产生认同感、代入感,是教育字体市场的重要一步。让用家认识更多、对素质的要求更多,用家便愿意付出更多,最终也相得益彰。 而且,开源的目的并非为了冲击市场,或制作一款完美无暇的字体招揽用户。反之,作为业者,我更觉得 Adobe 跟 Google 抛砖引玉,发一球强劲抽击挑动各大厂商的神经,为 CJK 字体世界作一次重要预示。 笔者诚意推荐各位读者从今天起开始测试思源黑体在网站、应用介面跟印刷上的各种可能性,一起推动中华地区的字体、文字排印进步。 前方就在不远处!

尊重原创:关于转载

我们希望在中文环境中建立一种健康的 TrackBack 和链接机制,保证原创,并不影响传播。因此对于译文和原创文章,我们欢迎您在网站上推荐我们的文章,包括文字和图片片段,但不赞成任何形式的全文转载。
参与讨论或通过 TrackBack 推荐:Trackback URL.

40 个相关讨论

  1. whanbl
    2014/07/21 at 7:18 am | Permalink

    含特幼(ExtraLight)到(Heavy)共七个完整字重(weight),Heavy的中文丢了~~

  2. 奈白不弍
    2014/07/21 at 7:34 am | Permalink

    指正两处:“字重”一节的“卓卓有余”应为“绰绰有余”;“笔划设计”一节配图里的“小塚明朝”应为“小塚黑体”

  3. Medical Wei
    2014/07/21 at 8:17 am | Permalink

    「我想,我們更該將欣目光放到 Adobe 字體設計師西塚涼子小姐對於日語假名設計的努力。」 應為「欣賞」?

  4. realfish Q.
    2014/07/21 at 11:23 am | Permalink

    應該是「欣賞」,多謝指正 : )

  5. realfish Q.
    2014/07/21 at 11:30 am | Permalink

    多谢指正,已修正。

  6. realfish Q.
    2014/07/21 at 11:46 am | Permalink

    已补上:特粗—Heavy。谢谢 : )

  7. yukirock
    2014/07/21 at 1:33 pm | Permalink

    第一個小標題下第一段,是否應作「边厢」?

  8. realfish Q.
    2014/07/21 at 2:26 pm | Permalink

    多谢,已改 : )

  9. 2014/07/22 at 10:34 am | Permalink

    「思源黑体的臭虫严重」怎么理解?

    没人觉得思源黑体的中文标点符号很怪吗?比如看「(」就可以看到重心严重不对称。

  10. EMLink
    2014/07/22 at 1:00 pm | Permalink

    「连西版本也没有的 Normal 跟 Regular 字重微调」,「西版本」是什么意思?还请各位指点迷津。

  11. EMLink
    2014/07/22 at 1:01 pm | Permalink

    「让新细明体一类长年累月凭借免费、系统字型的优势而虐待大众眼睛、破坏市容的一类字体」理解不能,对「新细明体」到底是贬还是褒?

  12. 2014/07/22 at 4:28 pm | Permalink

    已經用上,感覺不錯

  13. Aiden
    2014/07/22 at 4:39 pm | Permalink

    虽然正文都是简体中文,但这里怀疑作者是不是更习惯于用英文或繁体中文/古汉语写作?下面的句子都好奇怪,比如简体中文一般使用双引号而非「」,其他情况如下:

    “为华文用家跟字体业者带来一股巨大冲击” :“为”→“对”;

    “每字重均达现有
    OpenType 格式支援上限 65,535 字符量,单一字体档便达 16 MB 之夸张大小”:“支援”→“支持”,“单一字体档便达 16 MB 之夸张大小”→“单一字体文件达到夸张的16MB”;

    “充满野心的字体案”:“案”→“方案”;

    “易认性(legibility)高”:“易认性”→“易读性/可读性”;

    “与另一边厢的蒙纳黑、iOS 常见的「黑体-繁」走截然不同的路线”:“另一边厢”→“另外一种风格”,“走截然不同的路线”→“设计思路截然不同”;

    “汉字间也备有刚好的字间距(character-spacing)”:“备有”→“留有”;

    “长久以来,不明原因下中文字体字重一般只有基本细体”:“不明原因下”→“不知为何”;

    “即使普遍认清字重的重要性,厂商也碍于开发的复杂程度,开发普遍缓慢,新作群一直只闻楼梯响”→“即使了解到字重的重要性,但碍于开发的复杂程度,厂商普遍开发缓慢,新作品一直只见刮风不见下雨/只见打雷不见下雨”;

    “有 Google 作金主,动员数家字体厂商合力”:“有 Google 作金主”→“有财大气粗的Google做东/撑腰”;

    “从事界面设计、应用设计的读者该也有发现”:此句中的“该也有发现”在英文中应该对应should have noticed that,这个have在简体中文中是不能翻译成“有”的,它只是一个完成时态的助动词,本身没有完整意义,正确的说法是“应该已经发现了”;

    “这导致他们制作中文介面时,于统一设计风格上遇到难度”:“于统一设计风格上遇到难度”→“在统一设计风格上遇到了困难”;

    “整体质素并不及邻国日本”:“质素”→“素质/品质/质量”;

    “这除了源于三地设计教育多年来的流弊外,字体厂商一直没能够提供质素高、又可以完全满足设计要求的字体产品有关,既欠缺理论也欠缺实践工具下,难免有今天的结果”→“除开三地设计教育多年来的固有弊病之外,也与字体厂商一直未能提供高质量且可满足设计要求的字体产品有关,而在这样一种既缺少理论基础,又缺少实践环境的情况下,难免形成今天的局面”;

    “字体破线、造形太烂而不能放大使用”:“造形”→“造型”,“太烂”这个词本来不觉得有问题,但是整个文章偏学术风格,这个词就有些“格格不入了,建议改为“不佳”;

    “却也时间也定义好何谓「基本市场」”→“一时间也给‘基本市场’下好了定义”;

    “我高兴的是用家并没有对思源黑体一面倒支持,反之大部份人表示思源黑体的臭虫严重,感觉并不真正尊重中华地区用户而只抱以观望态度”:“一面倒支持”→“一边倒地支持”,“用家”→“用户”,“臭虫”→简体中文科技文章通常可不翻译bug这个单词,一定要翻译,多半译作“瑕疵/缺陷”;

    “笔者对此则表示正面”:“表示正面”→“持有正面看法”;

    “Adobe 跟 Google 是次为业界投下核弹”:“是次”→“此次;

    “笔者诚意推荐各位读者”:“诚意”→“诚心/真诚”;

    “前方就在不远处!”→很怪的说法。为什么不是“黎明就在眼前/未来就在前方”?

  14. 2014/07/22 at 5:32 pm | Permalink

    您说的标点问题就是「臭虫」(bug)的一部分。

  15. 2014/07/22 at 5:33 pm | Permalink

    「西文版本」,已更正:)

  16. 2014/07/22 at 6:16 pm | Permalink

    那怎么消灭这种「臭虫」呢?

  17. Henry
    2014/07/23 at 7:36 am | Permalink

    姓Hui的,加上大部份上述措辭,猶像本港常見的書面語,樓主建議的字眼,在本港反而少用,甚至突兀,相信是不折不扣的香港人。“太爛”這詞在本港也不大問題,客氣的話會用“不理想”,反而“不佳”會顯得太客氣。可能原文是港式繁體中文,再機器翻譯為简化字吧?

  18. Aiden
    2014/07/23 at 8:26 am | Permalink

    姓Hui的是指?
    简体中文与繁体中文的语法已经表达习惯已经有很大差距了。简单的繁化简且不论是否契合特定人群的习惯,光错别字就出来好几处。在简体中文中只有“界面,不用“介面”;只用“造型”,不用“造形”。比如入乡随俗,台湾是讲作入境随俗,本来用法就不同了。
    如果真的要把繁体中文转化成简体中文,最好如原文作者所言对待字体一般,拿出认真的态度修订一下吧。不然就用繁体中文也很好。简单转化成简体中文看起来觉得十分奇怪,就像是看数世纪前的古人说着半白话。

    另:本人不算楼主,最多算层主。楼主不是写文章的人吗?

  19. Aiden
    2014/07/23 at 8:28 am | Permalink

    而且即使不谈简繁体中文,不觉得“前方就在不远处”这种句子很奇怪吗?前方是一个方位词汇,用另外一个表示方位的在不远处形容,有种莫名的外来中文感觉。

  20. 2014/07/24 at 4:14 pm | Permalink

    可上 GitHub 提交問題,實際上包括 TWHK 版的逗號位置問題也都有人上去發問,官方也承諾會修正 https://github.com/adobe-fonts/source-han-sans/issues

  21. fiddle P
    2014/07/25 at 5:29 am | Permalink

    「許姓」
    大陸寫法Xu
    台灣寫法Hsu
    香港寫法Hui

    也就是說作者本為香港人,原文以繁體中文書寫,是此平台以繁簡機器轉換文章罷了,甚為同意「樓主建議的字眼,在本港反而少用,甚至突兀」。

    你所說的「別字」是地區用語分別,難道北方叫「土豆」台灣叫「馬鈴薯」香港叫「番薯」,「馬鈴薯」「番薯」就成了「別字」嗎?荒謬可笑。

    如閣不知「別字」何解,建議參考WIKI :
    別字也稱白字,就是字沒有寫錯,但卻用錯了另外一個字。就中文而言,別字的例子包括把「斑馬」寫作「班馬」、「番薯」寫作「蕃薯」和「反省」寫作「反醒」等。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8C%AF%E5%88%A5%E5%AD%97#.E5.88.A5.E5.AD.97

    說到中文的使用,香港部分文章的確有閣下所說「港式中文」的問題,但上文作者行文流暢,個人並不認為有此問題,如閣下看不慣,大概也是繁簡大不同的問題。

  22. Aiden
    2014/07/25 at 9:04 am | Permalink

    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如果一定要用简中,最好不是直接繁化简,这样读简中的人也看不懂,如果一定要用,最好改成简中对应的用法。就好比你用的繁体中文,要是直接用简转繁而来,怕是你也看不明白吧。
    简言之,特定语言使用特定词法,是一种尊重特定语言读者的表现。
    阁下要扯翻译的黑历史,这就太多地方可以吐槽了。随便举例两个:1. 游戏Half-Life,半衰期活活译作半条命,都不能算不通顺,是译者化学或物理没有修好吧;2. 台版把游戏CrossGate译作魔力宝贝,脑补都算不到了,十字、大门和魔力宝贝有什么关系?

  23. Leo
    2014/07/25 at 9:39 am | Permalink

    大陆一直不重视中文字体是痛心的事实。

  24. fiddle P
    2014/07/25 at 11:24 am | Permalink

    基本上我個人就常看兩岸三地不同的文章,作為學習的一種,我也有學習簡體字。個人看簡體字是完全不用翻譯器,遇有用語不明白時,上網找一找就好,所以完全沒有你的問題。地方用詞這本來就是腦筋轉一轉彎就好的事,如果看不懂,只能說是你學習未到家而已。

    如果說作者不以簡中用語為基本去寫文章就是不尊重,未知你又有否尊重過作者是香港人?此網站既有繁亦有簡,相信正是為了方便不同地區使用者,難道我香港使用者可以要求作者們必須以香港用語發表方為尊重?此外世界上除了中國,使用簡體華人亦不在少數,未知應以何國用語方為「尊重」?

    你舉的第一種例子,我完全想不到跟我舉的例子有何關聯。
    如你所言是”翻譯錯誤”,”a mistake” ( 或者可理解為前文中之「別字」)。既然是錯字,跟我說簡體字亂用字有何關係?

    第二種明顯是「譯名」,這跟「用詞翻譯」本來就是兩種範疇,就不多談 (但個人感覺香港這方面倒算是三地中最正常的) 。

    「翻譯」說到底要不外乎「直譯」「音譯」「借譯」,「界面」在我看來哪裡都不通,與「別字」無異,但卻是大陸國內通用。

    簡體字本身就是把中國漢字的邏輯字義毀壞而成,字的組成失去了根源,因此常看到簡體中文在翻譯用字這方面非常不細究,結果造成經常性「別字翻譯」。雖然這是理所當然,非戰之罪,但就請不要跟我說什麼中國的中文比較好,用字比較好了,在學習過繁體的人看來很多就是一堆別字…(汗)。

    最後,如果老懷著「我是大爺,世界必須繞著我公轉。」這樣的心態去學習,相信能學到的將會相當有限。

  25. Aiden
    2014/07/27 at 8:26 am | Permalink

    “地方用詞這本來就是腦筋轉一轉彎就好的事,如果看不懂,只能說是你學習未到家而已。”这句话就免了,我只说感觉看起来怪异,并没说看不懂。

    ——你得明白一件事,讨论问题的时候,驳斥对方的论点,你得就事论事,说到要点上。我说这篇文章对于简体中文读者来说可读性不太好,你跟我说简中抛弃了中国几千年的传统,简中本身就存在问题云云。试问这个分析逻辑是不是有些问题。就好比我说某个服装的配色有点奇怪,然后你说怎么了这个服装的质地特别名贵一样,完全文不对题。

    “最後敬告一句,如果老懷著「我是大爺,世界必須繞著我公轉。」這樣的心態去學習,相信能學到的將會相當有限。”

    ——只能说你未免太喜欢给人下定义了,我想强调的不过是对做事态度的建议,可不是什么“大爷”态度。这句敬告,我想你也可以用来自我反省一下,为何一说到简中规范的问题,你就大谈繁中才是正统,这本身就缺乏基本的尊重。在讨论问题的时候,你的语气并不友好,这样的态度其实不利于网络交流,你应该清楚的知道,反诘句式是非常不礼貌的,有观点你就说出你的观点,不必给自己弄一个道德制高点来评判他人,这对论证你的观点一点作用都没有。

    在大陆有一个很特别的时期,那时候人们都是挥舞着道德和制度的大旗去批判他人,照说香港地区本应不受影响,怎会有人说出这样论调如此相似的话语,真是怪哉。

  26. nwgale
    2014/08/04 at 4:03 pm | Permalink

    在正文中学完字体,在留言中又向二位学习的中文语法和辩论之术,受益匪浅,哈哈!很赞。

  27. livestock
    2014/08/25 at 6:23 am | Permalink

    您提到的問題,其實是一種說話風格跟地區性語言的習慣差異。而您挑出來的這些語句,都是作者的個人敘述風格,無論是繁體或簡體表現,都是個人的,然而您卻要把這些一一挑出來,不反而奇怪了嗎?就如同今日你在書店買了一本書,裡面作者的語句寫法與你習慣不同,您就要全部挑出來一一指正嗎?

    繁體與簡體之文字差異,本來就需要學習,或許作者是香港人,但轉成簡體,相信是作者體貼簡體使用者之處,這不應該稱作翻譯,因為翻譯是指兩種不同語言的轉換,繁簡則是文字寫法的轉換。除非您覺得,簡體字使用者已經與繁體字使用者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國家及語言,倘若如此,那我就更贊成了。

  28. disqus_R9FGAWxioK
    2014/10/18 at 11:50 pm | Permalink

    我覺得Aiden指出的大概是文字含義準確度的用法,但是簡單以”繁化簡“來形容也是不對的,畢竟繁體和簡體只是文字寫法上的不同,字義和用法不應該有出入,至於地方習慣用語也當然不只是簡單”繁轉簡“的問題,是習慣風俗的問題,沒有必要在用簡體字的同時要把風俗習慣的詞改掉。另fiddleP,“馬鈴薯”跟“土豆”是同一種植物/食物,但是“番薯”是“地瓜”,跟“馬鈴薯”或“土豆”是不同的。

  29. fiddle P
    2014/10/20 at 11:18 am | Permalink

    對不起的確是打錯字了,應是”薯仔” XD

  30. 维维
    2015/01/05 at 1:55 am | Permalink

    哈哈哈!
    “这边厢高来,那边低,山高水低不相宜。”

    语出京剧《水淹七军》。
    真是拿无知当正义。

    外语英美法日德意能解,
    古文诗书礼乐春秋皆通。
    而面对一篇现代文居然“好奇怪”!?

    此等狭隘之人认真可笑。
    恩,话说我用了“狭隘之人” 这一奇怪古汉语用法,
    代替了你能理解的 “不宽广的人”。
    如若让你苦思冥想不得其解真是不好意思。

  31. daneri
    2015/01/28 at 1:40 pm | Permalink

    1 “同出一辙”而不是“同出一彻”;
    2 “它也静静提供了一个契机,让新细明体一类长年累月凭借免费、系统字型的优势而虐待大众眼睛、破坏市容的一类字体。”这一句成分残缺。
    真不知道某些楼哪里来的底气。

  32. 2015/01/28 at 8:00 pm | Permalink

    已经修正,抱歉:)

  33. mingo
    2015/03/03 at 10:31 am | Permalink

    potato 馬鈴薯 – 在香港也是叫馬鈴薯(於教科書上可見),
    口語是「薯仔」。蕃薯是sweet potato… 種類不同啊….

  34. 2015/04/01 at 8:18 am | Permalink

    纠正一下,legibility 就是易认性。readability 才是可读性。可以参考 http://en.wikipedia.org/wiki/Legibility

  35. GX
    2015/04/05 at 10:19 am | Permalink

    实在看不出这位引用京剧的一句台词和他/她后面的论证到底有什么必然联系。只有结论没有论证,就这样还能洋洋得意说出来一大堆也是醉了。简直是为了扯而扯。

  36. 维维
    2015/04/05 at 12:24 pm | Permalink

    唉唉,不知你有没有看原评论。

    该人认为:“另一边厢”应该写成“另外一种风格”才算是简体中文的写作规范。我十分鄙视。

    论证如下:

    1,源自京剧,算是大陆文化。 ——无知

    2,1)外语能接受 2)古文能接受 3)现代文的不同语言习惯被驳斥为”奇怪“和”不符合简体文写作习惯“。 ——狭隘

    我的结论是,原评论认为他见得少的写作习惯就非简体文正统的观点是无知和狭隘的体现。

    最后,其实这个结论不是不正自明的吗?

  37. 2015/05/21 at 2:30 pm | Permalink

    typo?

    “市场的字体质素” -> “市场的字体素质”。

  38. realfish
    2015/05/25 at 4:48 am | Permalink

    「质素」的本义应该更为接近「性质朴素」;不过也有人说,在近代这个词对应了「predisposition」的翻译。现在港澳用这个词的时候,表意常跟大陆的「素质」一词相近。

  39. 2015/05/28 at 2:25 pm | Permalink

    原来如此,又长见识了,佩服贵站的严谨态度。

  40. pinkvenom
    2017/05/21 at 11:18 pm | Permalink

    【风格取向更趋于书法、人文味道】我个人倒觉得小冢更趋于书法人文味道。思源黑砍掉小冢黑的衬线,要做一套更无衬线的黑体,正字也好假名也好,风格自然也更应趋于现代。

4 个Trackbacks

  1. […] 原文出处:Type is Beautiful   […]

  2. […] 来自:typeisbeautiful.com […]

  3. […] 原文出处:Type is Beautiful   […]

  4. […] is Beautiful 更把這套無襯的黑體字稱之為「改變字體界未來的合制字體家族」,是對其字型品質的肯定。 原本以為 Google 很快就會把思源黑體會放在 […]

参与讨论

你的Email地址将不会被发布或透漏。 标记*的项目为必填项目。

*
*

作者 / 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