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归档:May 2009

Grotesque of Our Age

本文是前几个月的一篇杂志约稿,由于各种原因未能出版。现在贴出来,以飨读者。文章探讨了早期非衬线体的历史和特点,以及现在的保存和发展。写作时在伦敦 St Brides Library 查阅了史料和原版字体样册,与 Shi Yuan 合作成文。转载请参阅我们的版权申明
grotesque_1
2 Line English Egyptian,由 William Caslon IV 设计。
19世纪初,伦敦人 William Thorowgood 在字体师 Robert Throne 去世后用彩票奖金买下了他的铸字商 Fann Street Foundry,正式成为一个字体师。1832年,他将铸字商新出品的非衬线字体命名为 Grotesque——意思是「怪异的」,这一词无不体现了当年非衬线字体的先锋感——并在当年的字体样表的附表里悄悄附上了第一副 Groteque 的样张。 继续阅读

Didot 的故事

didot_1 Didot 是一个法国家族姓氏,他们世代都是印刷工,字模雕刻师和出版商。这个家族在印刷、出版和字体作出巨大贡献之余,也逐渐爱上了自己印刷的内容,形成了爱好文学诗歌,喜欢翻译,勇于探险的性格传统。François-Ambroise Didot 发明了字号标准,Firmin Didot 设计出了现代主义衬线字体的典范,他们都被冠以家族的姓氏——Didot。 继续阅读

中国公共设计:新版公共标志

cn_pictogram_1
新版中国城市公共交通标准
中国主流媒体前一阵子都纷纷报道了新的城市公共交通标准,设计由天津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标志设计研究中心主任牟跃主导,是23年来的首次修改。上图是媒体上广泛转载的部分标识。从公布出来的标志中,虽然识别性有所提高,但设计上似乎缺乏统一性。比如「禁止饮食」和「禁止编制」的两个标志(1和2)的设计风格迥异,视角不统一,同样的问题还有「自动购票」和「投币乘车」(7和9)。「禁止向外扔东西」和「紧急破窗锤」(5和6 8)设计虽然风格相似却水准欠佳。总体来说这个作为全国标准的公共设计令人失望。 cn_pictogram_2
Image: AIGA
上图是美国交通部(D.O.T.)和 AIGA 合作设计的美国公共交通标志,1974年设计。风格鲜明统一,更提高了识别性,是公共标志的典范之作。另外这里有一套2007年的研究报告,测试了西方主要国家的公共交通、机场和奥运会的图形标志设计的识别度,十分有趣。

Type Discovery: Ludwig, 19世纪与21世纪

ludwig
Image: OurType.be
Ludwig 由荷兰设计师 Fred Smeijers 设计,今年由 OurType 出版。这是一款当代对19世纪的非衬线体的理解的产物,充满了早期非衬线体的不羁性格。Smeijers 同时也是《Counterpunch》一书的作者,这是一本关于16世纪铅字设计与现代应用设计的书,1996年由 Hyphen Press 首发行,准备今年夏天出版第二版。

Type Discovery: New Rail Alphabet, 英国标志

newrailalphabet
Image: newrailalphabet.co.uk
newrailalphabet_airport
Image: newrailalphabet.co.uk
Britanica 原来用于英国铁路标示系统(Britain+Helvetica=Britanica),由 Margart Calvert 设计,最近和 Henrik Kubel 合作(A2/SW/HK)出版了新的数字版本。命名为 New Rail Alphabet

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