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归档:October 2008

社会能量:当代荷兰交流设计


引用官方的宣传文字:

「社会能量」——当代荷兰交流设计巡回展,将于11月2日下午4点在北京今日美术馆3号馆开幕。展览汇集了当代荷兰11个先锋设计团体,从各个层面展示了荷兰的当代先锋设计思想。展览由北京今日美术馆、OMD当代设计中心以及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主办,由荷中艺术基金会、蒙德里安基金会、荷兰王国驻华大使馆、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支持、协办。北京站结束后,还将在香港、深圳、上海等地巡回展出。

即使此类涵盖很广的设计展览资讯我们不常贴出,但鉴于荷兰对整个字体排印和平面设计的影响,对我们的影响,我们始终觉得这是一次很好的学习和讨论的机会。展览将展出300多件展品,「包含了平面设计、书籍、形象、装置、地图、建筑平面、导示、舞台、游戏、界面、影像、动画等多种形式」。

最后要说的是,网站的 blog 设计十分优秀,很好的体现了荷兰的设计特点。设计师是中央美院的 power_sign

Face the Nation v2

对于 Rex 的文章,我有几点补充。

爱尔兰:

爱尔兰采用的 Gaelic script 是采用拉丁字母加上音调符号,基于中世纪的 half uncial script。其特点是大小写混合,大写在词中占小写的x高度,笔划特征是扁头笔横持。

从《Writing & Illuminating & lettering》扫描,Edward Johnston著,1906年。

从《Writing & Illuminating & lettering》扫描,Edward Johnston 著,1906年。

继续阅读

Face the Nation

美国圣托马斯大学(University of St. Thomas)和明尼苏达州书籍艺术中心(MCBA)共同策划了名为「Face the Nation」的展览,探讨国家形象和字体设计之间的互动。

二十世纪初期,工业革命刚刚兴起,欧美国家之间的互动越来越多,直接加强了各国对于塑造自己国家形象的急迫性。于是值得褒扬的爱国主义情绪和两战后极端的沙文主义都在这一段国家形象的塑造中表现出来。有些国家通过寻找自己的历史文化,复兴自己的传统风格。有的新兴国家则需要与自己的语言联系,为新的国家风格创造新字体。

Images: stthomas.edu

「挪威的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威廉‧莫里斯是工艺美术运动的始祖) Gerhard Munthe (1849-1929) 曾深入挪威的乡村,寻找祖国原始的艺术,将自己十分钟爱的中世纪北欧的壁毯风格以及挪威民间艺术应用于自己的故事书设计。

继续阅读

Kajiograms

Image: TAMALOG

总是尽量避免中文的 Typography,但看到精彩的东西还是忍不住要拿出来。这是一个餐厅的设计,设计师是日本人廣村正彰(Masaaki Hiromura)。采访中廣村提到「汉字是世界的瑰宝」,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能真正体会到这一点。设计对于当地的外国人很实用,昨天在伦敦传媒学院(LCC) Bibliothèque 说到:「We love to communicate, we love to solve problems.」不能很好的解决问题、改善沟通的,大概不能算是好的设计师和 Typographer。

Image: TAMALOG

来自日文 blog TAMALOG (Blog 的设计也很好)

一个陶匠手中的粘土(Clay in a Potter’s Hand)

本文是书籍设计大师 Jan Tschichold 在企鹅出版社(Penguin Books)担任字体排印负责人的时候写成的。文章针对的是1950年代西方图书的问题,描写对象是西方文字的字体排印和书籍设计。其观点在很多人看来比较保守、压抑时代主旋律——创新,但倘若浮躁的今人能汲取其中哪怕是一点点的平和和严谨,保守一些又有何妨?

作者/ Author: Jan Tschichold © 1991 Lund Humphries
原载于/ Original from: The Form of the Book, 1991, Lund Humphries
翻译/ Translation: Rex Chen

与其说完美的字体排印是艺术,倒不如说是科学。对贸易的精通是绝对需要的,然而它并不是全部。精确的品味和完美的标志,也能体现在对和谐设计规则的理解中。一般的看法是,无瑕的品味部分来源于先天的敏感:感觉。但倘若感觉无法确保无误的判断,那感觉也着实没有大用处。感觉需要蜕变成对由正式决策产生的结果的认识。从这一点说,从来就没有天生的字体排印大师,唯有长时间的自我教育才会使人掌握和精通。

如果说在对待好作品的时候没有异见和争论,那是错误的。我们并非与生俱来就有好品味,就像我们不是天生就懂得欣赏艺术品。仅从画面上指认描绘的人和所代表的事物远非真正理解艺术品。对于罗马体的比例发表无知的观点也同样乏力。在任何情况下,争论都是没有意义的。那些想要说服对方的人必须比其他人要做得好一些。

好品味和完美的字体排印是超个人的。当今社会,好作品通常因为「旧式」而被错误地否定。因为对一般寻求对自己所谓「个性」肯定的人来说,会偏爱自己创造的怪异风格,而不愿服从于客观的品味标准。

在一件字体排印的佳作中,我们看不出艺术家本人的印鉴。某些人崇尚的个人风格,在现实中都是些微不足道的特点,很多时候伪装成「改革和创新」,危害十足。比如喜爱混搭一些不相关的字体——也许是一个非衬线字体或是一个怪异的十九世纪手写体;或是订立一些看似有挑战性的限制,比如整本书只使用一种尺寸的字体,罔顾书籍结构的复杂程度。因此个性字体排印是有问题的字体排印,只有初学者和愚蠢的人才会义无反顾的坚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