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

目录归档: 历史

你家的春联贴反了么?

一副春联
东京一家中国餐馆的春联

都说在国外过年没有年味,但只要看到中国餐馆门口贴着的春联,似乎浓浓的过年味道,连带着鞭炮的火药味一起向你扑来。

这是在前几年的春节笔者在东京拍摄到的一张照片。当时只是觉得这幅春联怎么念怎么不顺,似乎是平仄不对,但又觉得可能是把上下联贴反了。于是我把此图贴到了社交网络上,同为 TIB 作者的梁海回复说:「主要是很多人根本判断不出来哪个是上联……」

继续阅读

天方字露·东土遗珠

书法在伊斯兰艺术中有很崇高的地位,阿拉伯文字在历史上形成了六大书体。而在中国,却有第七种极具中国书法审美特色的书体,折射出外来哲学思想与华夏文化的互通合璧。通过考察和收集这些本土特色的伊斯兰书法与字体资料,我们编成了《天方字露·东土遗珠》这簿集子。

2013 年夏,我与丹麦人类学家鲁纳(Rune S.)在汉中看到一座古建筑,飞檐翘角,斗拱雄浑,藏于砖墙之内。我们问了几位路人,却没有人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等我们绕过围墙,穿过一片小菜地,才找到入口,大门写有「仙隐寺」三个字,门上有一副对联:

仙人去后云封寺,
隐士归来月作灯。

继续阅读

掌控东方:晚清西人汉字排印的模数化系统设计

morrison_at_work
马礼逊。图:Wikipedia
编者按:本文作者为罗佳洋,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设计艺术学系,现就读于俄罗斯圣彼得堡大学东方学系中亚与高加索研究室,专攻亚非文化方向硕士学位。本文选自作者学士学位论文《从「拼合」到「格致」:有关西人汉字认知的设计史叙述——以「拼音」「拼合字」为例》第三章。

19 世纪,地理世界已不再迷雾重重,随着资本市场的形成与工业革命的浪潮,「日不落」帝国就此崛起,以英美为首的新教传教士成为基督教事工的主心骨。如果说明清之际的教士更注重「讲经」,那么这一时期的新教传教士凭借着他们所向披靡的雄厚工业资本,更有理由去急于「传道」。「西儒」先贤对「相通之理」连篇累牍的迻译已然非晚清之时务,直截了当的宗教意识输出才是机器帝国应有的容姿,大肆的印刷出版自然成为此刻的关键,遂致使西人的汉字排印设计天生具有强烈的功能指向,同时这份工作也紧紧依附于宗教意志,系列设计成为基督教文字事工的重中之重。

继续阅读

参数化设计与字体战争:从 OpenType 1.8 说起

opentype_v_head

2016 年 9 月 14 日,ATypI (Associa­tion Typographique Inter­nationale, 国际文字设计协会)第 60 届年会在波兰华沙召开。会上,微软、Adobe、苹果和谷歌联合发布了第 1.8 版 OpenType 规范,宣布支持用户端无级变换的功能,命名为 Open­Type Variable Font(OpenType 可变字体)。

字体界无不震动。Dalton Maag、Dutch Type Library、Font Bureau、蒙纳、森泽和华文等多家字体厂商发来祝贺,两大字体设计软件 FontLab 和 Glyphs 率先宣布支持新规范。推特上的平面和字体设计师欣喜若狂,奔走相告。字体设计师 John Hudson (约翰·哈德森)宣称:「Open­Type 可变字体,是数码字体近十年来最伟大的进展。」

字体的无级可变性,早已不是新鲜话题。但 OpenType 1.8 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背后经历的风雨不可谓不漫长。现在,我希望带读者回到四十年前,从数码字体的开端说起。

继续阅读

中日字体设计夜话——与鸟海修对谈

鸟海修接受采访
编者按:2016 年 3 月,作为日本字体设计第一人的鸟海修先生(鳥海修、とりのうみ・おさむ,Osamu Torinoumi) 应汉仪字库的邀请访华,本站编辑 Eric Liu 作为特邀翻译,全程参与了他进行「字体之星」大赛评审和研讨会,在北京服装学院的学术交流会以及工作坊等一系列活动。在紧密日程之余,两人还针对中日字体设计的现状和思路等展开了一段非常有趣的对谈。对谈是在 3 月 12 日深夜,即工作坊的前夜一个非常轻松的环境下进行的,原本想作为 TIB 播客节目《字谈字畅》的特别节目播出,但是由于体量过大,涉及各种背景较多,我们决定将当时录音记录整理成此文,以飨读者。本稿成文时,对谈话部分内容进行了删节。另外,关于鸟海修先生的访谈,诸位读者还可以参考 TOPYS站酷从其他角度采访的文章。

(以下 E 即 Eric Liu,T 即鸟海修)
继续阅读

先锋运动与设计:Lissitzky(利西茨基)

lissitzky_1
The Constructor, El Lissitzky, 1924。图:Analogue76

20 世纪初的先锋艺术运动重新定义了现代视觉设计。从其哲学、美学到实验方法,跨领域的艺术家们将先锋艺术运动核心思想不断输出给以视觉设计,铸下了先锋艺术和视觉设计间不可否定的传承关系。El Lissitzky(埃尔·利西茨基)就是其中的领先人物。Lissitzky 有很多的头衔,俄国犹太人、教师、艺术家、设计师、建筑师、传道者等;后世在提到他的影响时,常常会提及到很多的现代主义流派——他是俄国先锋运动的重要领军人物,与导师 Kazimir Malevich(卡西米尔·马列维奇)共同发展至上主义(suprematism),对后世包豪斯、风格派艺术以及解构主义具有重要影响。

继续阅读

Shanghai Type:上海活字的近现代世情

Logo

Shanghai Type(上海活字)是一个关注上海印刷字体设计与生产的项目。我们聚焦十九世纪末至今的、在上海或与上海有关的印刷字体,挖掘它们背后的社会、历史和人文故事。项目由我(厉致谦)发起,主要成员是年轻的设计师龚奇骏,项目顾问由陈其瑞(原上海印刷研究所字体设计师)担任,同时获得了上海新闻出版博物馆(筹)的支持。Type is Beautiful 也是项目的网络合作伙伴。

继续阅读

维吾尔字体百年掠影——从喀什噶尔到乌鲁木齐 (Uyghurche font tarixi — Qeshqerdin Ürümchigiche)

uyghur_0
Leylini körüsh üchün, Mejnunning közi kérek. 只有麦吉侬的眼睛,才能看出莱莉的美丽。

这本是波斯经典《薔薇園》(Gülistan)中的名句,千百年来在新疆广为流传。莱莉与麦吉侬的传奇故事,也家喻户晓。

波斯文化对新疆的影响是有决定性的。我们今天所熟知的维吾尔特色,比如花帽(doppa),吃的馕(nan),诗歌文学里的故事,几乎都可在波斯人那里找到源头。维吾尔人的哲学观、道德观、社会观很大程度上也来自波斯文化。维吾尔语里大量词汇都来自波斯语,比如 nam(名字)、burader(弟兄)、gül(花,汉语音译为「古丽」)等等。我们这里讲述的维吾尔文字体,自始至终也和波斯字体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继续阅读

Justfont:「革命年代的字型:俪宋」

17292486626_c81a980e76_o
以向量描绘,俪宋的「一」
Type is Beautiful 今起与 Justfont 内容合作,将定期刊登 Justfont 精品文章,意在将优质内容推荐给更多的读者。本文为第一期,讲述桌面出版早期的传奇字体「俪宋」的故事。原文地址

俪宋始于 1989 年,是世界最早的 PostScript 中文向量字型之一。现在 Mac 中的「俪宋 Pro」,以及华康的俪宋家族,都基于 1989 年的初代俪宋[1]。对今天的编辑来说,俪宋只是一种内文细明体罢了。而且在高解析度萤幕与印刷的时代,它实在太细了。但俪宋确有其重要的历史地位。柯炽坚在开发过程中,也亲身参与了「桌上型出版」(desktop publishing)初期的历史。

1980 年代对于出版界而言,是一个剧烈的变革时期。原本还在手工制稿的设计师与美编人员,忽然要开始熟悉新兴的电脑工具。而变革若追溯到更上游的字体行业,感受则越加剧烈。在很短的时间内,照相排版兴起,变成相当热门的制稿方式,压缩了铅字的市场。但两者基本上仍然共存,各有用处。不过,在 1980 年代中期发迹的桌上型出版,则一步步让铅字与照排走入历史。

继续阅读

开幕:「定海桥:对历史的艺术实践」字与人工作坊

psa_banner 「定海桥:对历史的艺术实践」展览于前天(10 月 28 日)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正式开展。参展作品包括设计师厉致谦(colourphilosophy)展出的作品「被隐去的字」(Missing Characters),用嵌入墙体的铅字讲述了三个铅字时代关于字的书写、设计和生产的故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