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

目录归档: 平面

为变革的时代存在:设计师与策展人 Willem Sandberg

图1
Willem Sandberg(威廉·桑伯格, 1897–1984) 摄影:Pieter Brattinga(图:Guardian)

1943 年的春天。二战中被德军占领的荷兰已经进行了多年的非暴力抵抗运动。除了大规模地掩护像安妮·弗兰克(Anne Frank)这样的犹太家庭之外,地下印刷业也在暗中遍地开花,逾千份小报在各处发行,有些甚至后来发展为大型报纸和杂志,运营至今。时任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策展人的 Willem Sandberg(威廉·桑伯格)也在做着一份特殊的印刷工作,他凭借自己在文字排版设计方面的专长和印刷商 Frans Duwaer 的帮助,在博物馆的地下室里为犹太人伪造身份证明,使他们躲过盖世太保的迫害。然而流亡者愈来愈多,大量与人口资料不符的假证使 Sandberg 和其他艺术家同僚的处境艰险。于是,经过精心的策划,他们在 3 月炸毁了市政统计办公室,上万份资料化为乌有,再无对证。

Sandberg 在德军的追捕中逃过一劫,但他的妻儿和其他多位同仁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活在和平年代的设计师和策展人们极难想象,自己的工作若牵扯上鲜血淋漓的生死会是怎样的场景。即使战时涌现的许多平面作品也表达了设计师和艺术家对战争的思考,但身体力行地把炸弹藏在自己家里的 Sandberg,显然更有一位社会活动家的尖锐性。

继续阅读

吕敬人:网格设计令我跨入设计之门

吕敬人
编者按:瑞士著名平面设计师约瑟夫·米勒–布罗克曼 (Josef Müller-Brockmann) 的经典著作《平面设计中的网格系统》在第一版问世近半个世纪之后,终于 2016 年夏翻译成简体中文版上市。中国著名书籍设计师吕敬人先生特地为该书中文版撰写了热情洋溢的推荐文,特全文刊载如下。
继续阅读

《平面设计中的网格系统》出版及试读

网格系统封面

十分令人期待的平面设计经典著作《平面设计中的网格系统》(Grid systems in graphic design)中文版终于出版。作者 Josef Müller-Brockmann(约瑟夫·米勒-布罗克曼)作为瑞士平面设计风格的先驱,因他的极简主义和基于网格的平面设计而闻名,对 21 世纪的平面设计都产生了重大影响。

《平面设计中的网格系统》一书的副标题是「平面设计、字体编排和空间设计的视觉传达设计手册」,该书对网格系统的各个方面进行了严谨探讨,旨在帮助平面设计师及该领域的学生们掌握网格设计的系统性方法。其中讨论了包括纸张的尺寸、字体的选择、分栏的宽窄、行距、页边距和页码等具体问题,并阐述了以网格系统为核心的设计哲学。出版 48 年后,该书仍然是平面设计师必读的一本经典教科书。

本书中文版由徐宸熹、张鹏宇翻译,杨林青和刘庆(Eric Liu)监修。中文版的书籍设计忠于原版,由杨林青设计制作,采用了汉仪字库旗黑和 Helvetica Neue 搭配。本次的简体中文版是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协同瑞士文化基金会和本站 Type is Beautiful 出品。以下为本书开篇试读,介绍了网格系统的理论基础及其宗旨。

继续阅读

实验文字设计:随它什么意思

schwitters
Theo Van Doesburg 和 Käte Steinitz 在 1925 年为 Merz 杂志的第 14/15 卷「Die Scheuche」设计的作品,文案由 Kurt Schwitters 所撰。(图:Design is Fine. History is Mine.
原载 / Original:Peter Bil’ak, “Experimental typography. Whatever that means.”, Typotheque, 2006
翻译 / Translation:贺荣凯经作者授权将其译为中文
译者按:Peter Bil’ak 是一位斯洛伐克裔平面和字体设计师,现居荷兰海牙,长期从事关于设计的写作。他是 Typotheque 网站和 Works that Work 杂志的创始人,也曾联合创办了 Dot Dot Dot 杂志。本文中,Bil’ak 探讨了「实验」一词在西方文字设计中的含义以及「做实验」的方法和思路。在中文文字设计迅速发展的今天,希望本文能为感兴趣的朋友带来一些帮助。
继续阅读

Peter Mendelsund:阅读,思考,设计

books
Peter Mendelsund 新作两本。图:covers.petermendelsund.com
无论在哪里,书籍设计似乎都只在几个角落里兀自繁华,大部分书店的书架上展露的封面,或平淡无奇,或哗众取宠,或千人一面,加之电子书的兴盛,对包括封面在内的书籍装帧设计真正关注的人群越来越少。不过这并不会使设计师的热情消减,反而让一些术业有专攻的设计师得以大展才华。Peter Mendelsund(彼得·门德尔桑德)就是其中一位。 继续阅读

平面设计与战后重建:Design Research Unit

09 manifesto
《Design Research Unit 1942–72》,文字是文末宣言。(图 / 设计:APFEL

英国设计研究部(Design Research Unit,DRU)在二战时期建立。其建立宗旨充满了道德目标和理想主义:结合设计的新思想和实践的新方法,建立一个更好的战后世界。时至今日,在英国仍然可以看到他们的印记:铁路的标志,伦敦中心 Westminster 区的路牌,地铁 District 线的座套。承担着以设计改善社会的理想,DRU 以现代主义包装了英国的一个时代。

作为二战后于英国崛起的第一代设计顾问公司,DRU 的现代主义的设计领先 Pentagram、Total DesignUnimark 整整一代。DRU 创立之初的模型十分新鲜:跨领域合作,重新思考商业传播方式——主要体现在发展、实践企业标识(corporate identity)的概念。自成立之初,团队成员就由工业设计师,平面设计师以及建筑师组成,发展领域包括平面设计、展览设计、产品设计、室内设计、企业标识设计等等——其团队之多元,涉及领域之广泛,即使到今日也属罕见。更重要的是自创立之初,DRU 就遵循为公共大众设计的宗旨,致力于用设计改善英国每一位居民的日常生活。

继续阅读

苏格兰独立公投的沟通与设计

yes_no

9 月 18 日周四,苏格兰民众将进行全民公投,决定苏格兰是否将从英国独立。该项公投源于英格兰和苏格兰上百年来的领土争议和复杂的政治关系。随着近年来英国政府不断地给予苏格兰更多的自治权利,Alex Salmond 带领的苏格兰民族党(SNP)终于如愿以偿的获得女王御准,将公投推向实践。独立公投计划一经确定,支持独立的自治政府和想要维持现状的英国政府就开始了各种宣传攻势。作为一次罕见的现代政治宣传,与其相关的沟通方式和平面设计也值得一看。

继续阅读

圣经再设计

bibliotheca_1

Bibliotheca」是一个对「圣经」这一概念进行再设计的 Kickstarter 项目,由美国设计师 Adam Lewis Greene 发起。对 Greene 来说,除了宗教属性,圣经本身也是一部重要的、可读的古代文学著作。然而这一文学性却被宗教用途所牺牲。由于需要保留查经、引用、教会活动等实际用途,圣经的文字结构被肢解、分割、序号化,使得连续阅读变得困难。为达到这些目的,圣经的设计也令普通人望而却步:高文字密度,各种文字设计的元素混杂,用来区分章节、正文、词性、注释等等信息,而全部这些通常都印在脆弱透薄的纸张上,以便可以成为方便携带的一册书籍。于是长久以来,圣经给人以庄严但枯燥的感觉。书籍设计师 Greene 的新项目正是要改变这一现状,重新让圣经成为可以畅快阅读的文学故事。

继续阅读

全球变暖的新标识

glaser_1

著名平面设计师 Milton Glaser 推出了自己设计的以全球变暖为主题的标识,以及宣传活动「It’s not warming, it’s dying」(不是变暖中,而是在死亡)。圆形的标识,绝大部分是黑色,只留下底部一点绿色,表达了地球的生命和光彩正在凋敝的过程。Glaser 最著名的作品包括「I ♥ NY」标识,并参与创建了《New York》杂志,此次设计也引起了广泛关注。

继续阅读

独立发现:RP Digital Type Foundry

rp_1_dear_sir_madam

图:Radim Peško

RP Digital Type Foundry 是捷克设计师 Radim Peško 于 2008 年创立的小型数字字体工作室。Radim Peško 现居阿姆斯特丹和伦敦,他本人同时也在荷兰的传奇设计学院 Gerrit Rietveld Academie 任教平面设计。在 RP 网站的介绍里这样写道:「工作室关注开发在形式上和概念上都有独到之处的字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