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

实验文字设计:随它什么意思

schwitters
Theo Van Doesburg 和 Käte Steinitz 在 1925 年为 Merz 杂志的第 14/15 卷「Die Scheuche」设计的作品,文案由 Kurt Schwitters 所撰。(图:Design is Fine. History is Mine.
原载 / Original:Peter Bil’ak, “Experimental typography. Whatever that means.”, Typotheque, 2006
翻译 / Translation:贺荣凯经作者授权将其译为中文
译者按:Peter Bil’ak 是一位斯洛伐克裔平面和字体设计师,现居荷兰海牙,长期从事关于设计的写作。他是 Typotheque 网站和 Works that Work 杂志的创始人,也曾联合创办了 Dot Dot Dot 杂志。本文中,Bil’ak 探讨了「实验」一词在西方文字设计中的含义以及「做实验」的方法和思路。在中文文字设计迅速发展的今天,希望本文能为感兴趣的朋友带来一些帮助。
继续阅读

独立发现:RP Digital Type Foundry

rp_1_dear_sir_madam

图:Radim Peško

RP Digital Type Foundry 是捷克设计师 Radim Peško 于 2008 年创立的小型数字字体工作室。Radim Peško 现居阿姆斯特丹和伦敦,他本人同时也在荷兰的传奇设计学院 Gerrit Rietveld Academie 任教平面设计。在 RP 网站的介绍里这样写道:「工作室关注开发在形式上和概念上都有独到之处的字体。」

继续阅读

独立发现:Lineto

Lineto 字体 Brown
Lineto 出品,Urs Lehni & Lex Trüb 设计的字体 LL Brown。Image: Lineto.com
Lineto 是由瑞士设计师 Cornel Windlin 和 Stephan Müller 于1993年成立的。5年后他们设立 Lineto.com,售卖自己设计的字体,并邀请其他设计师一起发布字体。现在 Lineto 已经成为一个著名原创独立字体师的聚集地。 继续阅读

独立发现:Dalton Maag

Aktiv Grotesk, 2010
Dalton Maag 的创意总监 Bruno Maag 对 Helvetica 恨之入骨,他在访谈中称如果每个人都用 Univers 而不是 Helvetica,他就能快快乐乐地退休了,同时他也承认这份恨里有一部分是对其商业成功的妒忌。不管怎么说,为了把 Helvetica 杀之而后快,他在2010年设计了 Aktiv Grotesk。作为「Helvetica 杀手」,这款字体同 Univers 和 Helvetica 很相似,但有着更高的 x 高,并且弧线更加呈现「方」形,看起来连贯而有当代感。 出身传统排字行业的 Bruno Maag 当时因为对字体设计更感兴趣,与女友 Liz Dalton 一起创办了 Dalton Maag。成立于1991年的 Dalton Maag 现在已经具有相当规模,在伦敦和巴西分别有办公室,项目包括为 BMWToyota 设计了公司字体,和为 Ubuntu 设计了系统字体。 继续阅读

独立发现:A2-Type

New Rail Alphabet, 2010
A2-Type 是由伦敦设计工作室 A2/SW/HK(设计师 Henrik Kubel 和 Scott Williams,两位都是 AGI 会员。)于2010年设立的。A2/SW/HK 创立十年来,为许多重要客户服务,包括 Tate、MoMA、Phaidon 出版等。令人惊讶的是,A2/SW/HK 坚持为每一个平面设计客户设计制作一款字体。到了2009年,工作室决定将这些字体中的一部分商业发售。与此同时,Hendrik Kubel 与英国路标字体 Transport 的设计师 Margaret Calvert 合作数字化了上世纪70,80年代广泛用于英国铁路和医疗系统的经典字体 Rail Alphabet,称为 New Rail Alphabet。New Rail Alphabet 成为 A2-Type 的第一个商业字体,也是其成立的契机。 继续阅读

关于

贺 荣凯
平面设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