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otesk 的过去与未来:Aktiv Grotesk 批评

備注:由於文化背景異同,英語系國家的 Grotesque 和德語系國家的 Grotesk 在歷史發展中各自形成不同的獨特形態。Grotesque,設計取向傾於線條有明顯粗細變化,骨格相對柔軟,例如英國的 MT Grotesque 和美國的 Franklin Gothic、Trade Gothic 等就是俵俵者; Grotesk,如德國的 Akzidenz Grotesk,線條則盡量避免粗細變化,骨格硬直呈幾何學味道,比起 Grotesque 更注重字體家族的整合。以後的 Neo-Grotesk,例如瑞士的 Helvetica 和 Univers 也是朝著這個方向作發展。為免讀者混淆,文章討論內容只涉及 Grotesk,Grotesque 不會在本文章中提及。

关于 Grotesk 的迷信

Grotesk 是平面設計師的迷信,也是客戶的迷信。 設計師常迷信 Grotesk 能夠為作品添上設計力。即使本來平凡乏味,一旦用上它作品就被賦予不能形容的帥味, 腐朽也化為神奇。自認品味好的客戶,也迷信 Grotesk 的魅力。客人總愛手拿筆杆,站在設計師背後指點說道「我年輕時大企業都不就是愛用 Arial 嗎?很好看!不要找別的款式了」— Arial 即客戶腦內 Grotesk 的代名詞 — 不要奇怪,這既是我未修讀設計時的想法,也是我工作上的親身經歷。

迷信的根源

Grotesk 自五十年代起便備受平面設計師所擁戴。林林種種的經典設計,如 Paul Rand 的海報和商業標記設計、Wim Crouwel 的鮮艷建構式設計、Josef Müller-Brockmann 的理性、計算而細緻的瑞士設計風格;甚至強調人生只需要十二種字款的 Massimo Vignelli 的紐約隧道路標/地下鐵路地圖設計等等,於數十年間不斷推廣著 Grotesk 的使用。 他們除了帶起理性(Rational)、建構(Constructive)、強客觀(Objective)設計的思潮外,還為 Grotesk 家族留大量經典用途 – 這也是每年都有 Helvetica 新作品集推出的主因之一。Grotesk p和網格系統(Grid Systems)的結合,是屬於這個黃金時代,也是最能代表當時的設計原素。
Massimo Vignelli 的紐約隧道路標系統
上述的「迷信」並不是憑空產生(Happened in a Vacuum),而是經過設計大師們多年來共同反覆使用,理性和邏輯的設計理念都逐漸變成風格、像沉積岩般一層層摺疊累積在世人的腦袋時,所產生的必然結果。對於平面設計師來說, 這段歷史既是羅曼蒂克的年代,也是大家心中嚮往的年代,那是 Good old days. 然而現實歸現實,若將這段光輝歲月擱起,「信眾」和「非信眾」看法落差很大。實際上,Grotesk 並不特別,至少,用途在今日來說十分有限。理論上,字體設計是解決複雜資訊設計問題(Complex information design problem)的一項重要工具 — 特別設計字形(letterform) 以配合設計方案的方向。建基於這個看法,Garamond(這裡指 Claude Garamond 的版本)和 Bembo 的出現是要模仿當時意大利書法家書寫的字形,也為方便大量重覆印製 (reproduction) 之用;較近代的,有為解決低解像率螢幕閱讀問題而設計的 Verdana 和 Georgia;Trajan 則源自羅馬時代巨型柱躉上的彫刻字 (inscription),標題甚至巨型海報應用十分合理。字體的形態和用途息息相關,字體設計本來就是形態跟隨功能 (Form Follows Function) 的佼佼者。Grotesk 如何?不妨先看它的用途。

真面目

就印刷而言,字體有三種常見的大小:註腳(七號字/5.5pt-7pt),內文(五號字,9pt 至10.5pt)和標題(二號字以上/21pt 以上)。註腳一般大小為 5.5pt,主要用作文章內容補注。Adobe 字庫的原創字款就有特別為註腳大小而設計的 Small text 和 Caption optical size(例如 Adobe Arno Pro)。相對 Grotesk 的線條和骨格設計並沒有優化,若果 Grotesk 當起註腳來,定會像一誤印的油墨般堆在一起,效果奇差。 Grotesk 作為內文如何?拉丁內文大小一般為9-10pt,易讀性最為重要。Wordshape主宰著易讀性 – 它是字母與字母,環環相扣後正負空間所組成的字形,其道理如同每個獨立漢字的骨格造形。它們排列起來就衍生出文章的樣子(text pattern)。Grotesk 的設計沒有考慮 wordshape,閱讀時每每需要每個字母都看過後,才能夠辨認到 wordshape。 沒有研究顯示 wordshape 不明顯會令讀者難以理解內容,然而每個字較費力去辨認就是事實。另一方面,Grotesk 普遍有既不長也不短的上升線(ascender)和下沉線(descender),和大小難肯定、說穿就是沒有為閱讀環境仔細考慮的主基線高度(X-Height)。在今日眾多內文字款選擇的客觀環境中,Grotesk 已注定在內文領域上一籌莫展。 那 Grotesk 放在標題或路標上。可以嗎?也不。標題除了作為內文拙要外,本身也有吸引讀者閱讀相關文章的功用。標題字著重字款的造形、構造、設計等相對抽象的素質。事實上,Grotesk 對一般人而言並不特別吸引,因為 Grotesk 的字形本來就不特別,更有「豆腐字款」的稱號。只要任何一款字體用上粗厚磅數,用作標題的效果比任何 Grotesk 都要醒目。另外在路標的使用環境下,Grotesk 沒有為背光(Backlight)使用環境作針對性的優化;加上 closed-counter 的造形,視覺上容易造成混淆,背光影響下字母造形更顯模糊。
為背光環境而特別設計:Keith Tam 的 Arrival、Lucas De Groot 的 Calibri 和 Azidenz Grotesk 的 ‘i’ 比較

歷史,客觀環境,創新

Erik Spiekermann 認為第一套完整 Grotesk 字體系統 Akzidenz Grotesk 的其中三個磅數,是已倒閉的德國字體製造廠巨擘 Berthold於十九世紀末購自被稱為「帝王的造字匠」(Punchcutter of the King) 的 Ferdinand Theinhardt 的 Royal Grotesk。Royal Grotesk 主要用於德意志帝國皇室的印刷品和科學書籍中 – 清脆俐落的結構和單線條,與其誕生的背景吻合。相對於相近時期英國工業革命式吵耳、大刀闊斧而市井的設計.Royal Grotesk 看上去不僅脫俗、冷靜、客觀,在當時的社會它也被評為前衛設計,百多年後的今天其風格也經得起考驗。Akzidenz Grotesk 是活古董,正如垂垂老人的皺紋就是歲月的見證,也是它美之所在。
Royal Grotesk. Image: typophile.com
那麼,Grotesk 本來用途就已經有限,作為 Royal Grotesk/Azidenz Grotesk 的後繼者,歷史不厚的話價值何在? Grotesk 在今日仍然能夠大行其道(特別在 Helvetica 而言),原因不在於它本身。人們對它有莫名的喜愛, 乃源於它與網格系統的精妙配合 — 瑞士設計和國際風格 – 是懷舊風 – 定下神來,再看一遍那版面,好感驟然増加了。無他,Helvetica,Univers 有幸於沒有太多字款選擇的年代出現,既有市場策劃外推動, 也有設計大師無限量的加持,「天時地利人和」配合得宜,就是跑出原因。時代既已不同,Helvetica 和 Univers 已成神仙級字款,長相與前輩極相似的 Aktiv Grotesk 要跑出當上殺「神」者,既沒有濃厚歷史,也沒有天時地利人和,如何是好?
Akzidenz Grotesk、Helvetica 和 Univers 的各參數比較
眨一眨眼,電腦普及,後數碼年代的科技發展將字體工具和製作技術從大字體廠手中解放出來,造字不再是神秘的學問。結果,不同的字體設計琳郎滿目,欠缺風格和特定用途的字體設計難以生存,即使以往曾被譽為經典的設計今日也黯然失色。 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已經有太多特別為指定用途而設計的拉丁字款,一百年來造形沒有大變化的 Grotesk 在在這境地下顯得徬徨無助。

新生命力

既已截破 Grotesk 的迷信, Grotesk 今天需要踏實面對的課題,就是老舊的面孔要注入創新的魅力。 二十世紀到廿一世紀一百年間, 媒體、印刷、字體設計技術的發展翻了覆地,由鉛字到數碼字稿,由 Linotype/Monotype 排字機到 Indesign, 由 Punchcut 到 Fontlab;然而相較之下,除了 Univers 的磅數系統創先河外,從 Akzidenz Grotesk 到 Helvetica Neue,除了濁點清除外,並沒有得到明顯發展。即使 iOS4 以 Helvetica Neue 作為預載字型,並不代表它成功與時並進。在平面設計界,Grotesk 的使用仍然普遍,但它的用途與瑞士設計式的版面設計不能分離,反映了 Grotesk 的價值竟然逐漸淪為懷舊用途。即使有新 Grotesk 推出一派會以舊字型復刻為目標出現(如 FF Bau),另一派則以 Helvetica 終結者(Nimbus Sans, Haas Unica)的姿態出現。那暗示甚麼?Grotesk 的生存空間很窄了嗎?
Image:klim.co.nz
Image: myfonts.com

Aktiv Grotesk

Aktiv Grotesk 的誕生,除了因為 Dalton Maag 字庫欠缺同類型「產品」外,一如設計師 Bruno Maag 在 CR Blog 的訪問所說,Aktiv Grotesk 是設計師 Bruno Maag 心目中 Grotesk 的答案。以 Helvetica Killer 作招徠, Bruno Maag 刻意提到 Aktiv Grotesk 針對 Helvetica 與 Univers 的問題作出了幾項「修整」: 骨格:字母的骨格為全新設計,字母間比例均勻,補上「皮肉」和均勻的 Kerning 後,排版版面整潔清晰,感覺順滑無菌,很適合品牌設計師的審美觀。 線條:線條暢順正確,並沒有像 Max Miedinger,平面設計師出身的他因為對字母的認識不足而干犯了很多字母書寫時的謬誤。
Aktiv Grotesk 的線條都合理地修正掉,另外將 Univers 的獨特視覺修正除掉
視覺修正:Bruno Maag 刻意將 Adrian Frutiger 為 Univers 特別加入的人性化視覺修正都燙平,觀感上少了 Fuzzy 的地方,雖然感覺現代,缺點就是相對冷漠的造形。 字體家族:Aktiv Grotesk 由常見的四磅數組成,由正線體到粗體,預計為內文到標題所用;還有 Grotesk 傳統的斜體(Oblique)。 在多項修正後,Aktiv Grotesk 始終沒有成功擺脫 Helvetica 和 Univers 的影子,感覺只是另一款 Helvetica Neue – Helvetica Neue 是廿多年後 Helvetica 的更新版本,Aktiv Grotesk 也是廿多年後 Helvetica Neue 的更新版本。始祖 Royal Grotesk 有一百年前的科學精神,Aktiv Grotesk 也有生物化驗室的無菌感覺。

不攻自破

Aktiv Grotesk 雖然一如 Dalton Maag 的作風,是一套很高質素的產品, 然而在 Helvetica, Univers, Akzidenz Grotesk 領導的世界中, 既沒有背靠歷史,也沒有客觀環境幫助, 大家對它的出現期望著更多。作為一套新字體,線條流暢美觀,比例均勻的骨格和專業的 Kerning,今日來說都是基本配備,談不上賣點。令人失望的地方,是 Grotesk 的發展既已停滯不前,新成員 Aktiv Grotesk 並沒有提議新出路,它與已往的 Helvetica Killer, 如 Helvetica Neue, Nimbus Sans, Haas Unica,除了年代和風格不同,實際意義竟然與二十年前的產品沒有兩樣。Dalton Maag 也沒有突破固有的商業作風,Aktiv Grotesk 的定位只是旗下的一款普通新消費品。自設計的第一天開始 Aktiv Grotesk 已注定逃不出 Helvetica 與 Univers 的巨大陰影,更惶論具備為市場帶來衝擊的能力。

先破而後立

Univers 令我聯想到 Oti Aicher 72 年慕尼黑奧運的細節和認真;Helvetica 令我聯想到 Massimo Vignelli 的 New York Subway System;Akzidenz Grotesk 本身就是一件古董,既帶著一次大戰前普魯士的皇室味道,也支持著二次大戰後,瑞士風格大師清理頹垣敗瓦的宣言,歷史就是 Akzidenz Grotesk 價值一部份。相比之下 Aktiv Grotesk 既沒有歷史支持,也沒有宣傳攻勢,賣點普通,Bruno Maag 嘩眾取寵的宣傳技倆在21世紀並不能幫助產品成功。 看著未來,Grotesk 還能夠有新的發展空間嗎?作為 Grotesk 的愛好者,失望的是拉丁字體市場上也太多自命 Helvetica Killer 的過客,但過客也帶來希望,我正期待著有能力挑戰歷史,客觀環境和創新程度的挑戰者的出現。

参考文献

  • Majoor, M 2005, Inclined to be dull, Eye Issue 71.
  • Larson, Y 2004, ‘The Science of Word Recognition 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bouma’,Microsoft Typography, July 2004, .
  • Creative Review 2010, ‘The Helvetica killer’, CR Blog, 6 July, .
  • Hallmundur, A 2010, ‘Aktiv Grotesk’, The Ministry of Type, 6 July, < http://ministryoftype.co.uk/words/article/aktiv_grotesk/ >.
  • Andreas 2004, ‘Royal Grotesk was made for…Theinhardt Schriftgiesserei Berlin. ‘, Typophile.com, General Discussion, Akzidenz Grotesk roots, 1 May, 2:56 am, .
  • Eriks 2006, ‘Accidenz (sic) Grotesk was acquired…But that is another story. ‘, Typophile.com, General Discussion, Akzidenz Grotesk (Re-)Release Dates, 31 Jan 2006, 8:49 am, .
  • Wolfgang homola 2006, ‘I am looking forward to see this….plausible in this specimen. ‘, Typophile.com, General Discussion, Akzidenz Grotesk (Re-) Release Dates, 31 Jan 2006, 8:49 am, .

尊重原创:关于转载

我们希望在中文环境中建立一种健康的 TrackBack 和链接机制,保证原创,并不影响传播。因此对于译文和原创文章,我们欢迎您在网站上推荐我们的文章,包括文字和图片片段,但不赞成任何形式的全文转载。
参与讨论或通过 TrackBack 推荐:Trackback URL.

  • shi yuan

    欢迎欢迎!很不错的文章。

    Haas Unica我个人来说很喜欢。可惜已经不能够商业使用。
    一个文章讨论这个问题

    http://typophile.com/node/4840

    quote:

    “It’s unavailable for licensing due to trademark disputes…

    Scangraphic’s Digital Type Collection (which included Haas Unica) was purchased by Elsner + Flake in 2003, to which they added font-specific Euro and @ symbols in 2004. The revamped typeface was set to be sold by Scangraphic and its distributors, but Linotype is currently preventing the release, citing trademark violations. Although similarities to other typefaces often occur between foundries, it is rare that one finds typefaces that have been shelved indefinitely due to such resemblances. In truth, the real problem lies within a dispute over who owns the name Haas Unica, rather than any resemblance infringment.”

  • Rex Chen
  • Julius Hui

    謝謝Shiyuan和Rex! 我也很喜歡Haas Unica!

    Grotesk和現在大多數拉丁字款一樣,風格每天在轉,然而對廣大用家如我們來說,沒有特別大幫助,很期望我們看到設計有新特破的一天,螢幕是新戰場了

  • Metaphox

    Extremly professional and brilliant… Love it!

    And yeah welcome to join TIB… Have been waiting this moment for too long!

  • http://im.jaskni.com JASKNi

    繁体看起来还是比较吃力.

  • http://www.beckchao.com 貝殼

    用 Google 翻譯就好了…

  • http://Thanks 大熊

    非常谢谢Julius Hui 的文章

  • http://liangdianyixian.com/ Tony Tao

    Good one, love it, thanks for sharing:)

  • Julius Hui

    多谢大家的支持!
    再多说几句土话:很希望几位作者、各位读众和自己,透过未来更多的意见交流和互相学习,不断扩展对字体/文字设计的视野和认识,随著TIB的发展一同成长。很土气,但这确实是我心中的想法!
    另外大家读毕每篇文章后不妨多加意见 – 任何类型的意见也十分有价值,也就是多讨论大家才有进步,不用怕丑啊!
    也在此说声初来步到,多多旨教了!

  • colourphilosophy

    欢迎欢迎!写得很专业

  • 易舒

    佼佼者还是俵俵者?

  • http://www.typeisbeautiful.com/ Type is Beautiful

    「佼佼者」可以

  • realfish Q.

    「俵俵者」在大陆的现代汉语中确实极少见。猜测粤语中有一个音近「表表」、义近「佼佼」的词。

  • 覃晗

    文者牛逼

作者 / 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