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

中日字体设计夜话——与鸟海修对谈

鸟海修接受采访
编者按:2016 年 3 月,作为日本字体设计第一人的鸟海修先生(鳥海修、とりのうみ・おさむ,Osamu Torinoumi) 应汉仪字库的邀请访华,本站编辑 Eric Liu 作为特邀翻译,全程参与了他进行「字体之星」大赛评审和研讨会,在北京服装学院的学术交流会以及工作坊等一系列活动。在紧密日程之余,两人还针对中日字体设计的现状和思路等展开了一段非常有趣的对谈。对谈是在 3 月 12 日深夜,即工作坊的前夜一个非常轻松的环境下进行的,原本想作为 TIB 播客节目《字谈字畅》的特别节目播出,但是由于体量过大,涉及各种背景较多,我们决定将当时录音记录整理成此文,以飨读者。本稿成文时,对谈话部分内容进行了删节。另外,关于鸟海修先生的访谈,诸位读者还可以参考 TOPYS站酷从其他角度采访的文章。

(以下 E 即 Eric Liu,T 即鸟海修)
继续阅读

先锋运动与设计:Lisstzky(利西茨基)

lissitzky_1
The Constructor, El Lissitzky, 1924。图:Analogue76

20 世纪初的先锋艺术运动重新定义了现代视觉设计。从其哲学、美学到实验方法,跨领域的艺术家们将先锋艺术运动核心思想不断输出给以视觉设计,铸下了先锋艺术和视觉设计间不可否定的传承关系。El Lisstzky(埃尔·利西茨基)就是其中的领先人物。Lisstzky 有很多的头衔,俄国犹太人、教师、艺术家、设计师、建筑师、传道者等;后世在提到他的影响时,常常会提及到很多的现代主义流派——他是俄国先锋运动的重要领军人物,与导师 Kazimir Malevich(卡西米尔·马列维奇)共同发展至上主义(suprematism),对后世包豪斯、风格派艺术以及解构主义具有重要影响。

继续阅读

Shanghai Type:上海活字的近现代世情

Logo

Shanghai Type(上海活字)是一个关注上海印刷字体设计与生产的项目。我们聚焦十九世纪末至今的、在上海或与上海有关的印刷字体,挖掘它们背后的社会、历史和人文故事。项目由我(厉致谦)发起,主要成员是年轻的设计师龚奇骏,项目顾问由陈其瑞(原上海印刷研究所字体设计师)担任,同时获得了上海新闻出版博物馆(筹)的支持。Type is Beautiful 也是项目的网络合作伙伴。

继续阅读

书刊 003 / 白教堂美术馆的微历史

book-003-1

本期书刊介绍三本伦敦白教堂美术馆(Whitechapel Gallery)的出版物。 这所建于 1901 年的美术馆承担了向东伦敦的居民普及艺术教育的责任。白教堂美术馆在伦敦乃至英国的当代艺术与设计历史上有着不可忽视的地位,在这所最重要的艺术与工艺运动(Arts and Crafts Movement)建筑空间里曾举办过毕加索、波洛克(Jackson Pollock) 等现代艺术大师的伦敦首展。白教堂美术馆出版项目完整的记录了这个过程。此次挑选的书目,从侧面反映了这幢坐落于东伦敦的艺术机构的发展史和其重要角色。

继续阅读

维吾尔字体百年掠影——从喀什噶尔到乌鲁木齐 (Uyghurche font tarixi — Qeshqerdin Ürümchigiche)

uyghur_0
Leylini körüsh üchün, Mejnunning közi kérek. 只有麦吉侬的眼睛,才能看出莱莉的美丽。

这本是波斯经典《薔薇園》(Gülistan)中的名句,千百年来在新疆广为流传。莱莉与麦吉侬的传奇故事,也家喻户晓。

波斯文化对新疆的影响是有决定性的。我们今天所熟知的维吾尔特色,比如花帽(doppa),吃的馕(nan),诗歌文学里的故事,几乎都可在波斯人那里找到源头。维吾尔人的哲学观、道德观、社会观很大程度上也来自波斯文化。维吾尔语里大量词汇都来自波斯语,比如 nam(名字)、burader(弟兄)、gül(花,汉语音译为「古丽」)等等。我们这里讲述的维吾尔文字体,自始至终也和波斯字体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继续阅读

实验文字设计:随它什么意思

schwitters
Theo Van Doesburg 和 Käte Steinitz 在 1925 年为 Merz 杂志的第 14/15 卷「Die Scheuche」设计的作品,文案由 Kurt Schwitters 所撰。(图:Design is Fine. History is Mine.
原载 / Original:Peter Bil’ak, “Experimental typography. Whatever that means.”, Typotheque, 2006
翻译 / Translation:贺荣凯经作者授权将其译为中文
译者按:Peter Bil’ak 是一位斯洛伐克裔平面和字体设计师,现居荷兰海牙,长期从事关于设计的写作。他是 Typotheque 网站和 Works that Work 杂志的创始人,也曾联合创办了 Dot Dot Dot 杂志。本文中,Bil’ak 探讨了「实验」一词在西方文字设计中的含义以及「做实验」的方法和思路。在中文文字设计迅速发展的今天,希望本文能为感兴趣的朋友带来一些帮助。
继续阅读

正文字体观察:汉仪旗黑

Hero
专题「正文字体观察」聚焦于正文用字,发现并评介值得关注的汉字字体产品。此番我们有机会采访汉仪字库团队,分享旗黑创作相关的细节,并与几位不同领域的设计师进行交流。

感谢汉仪字库的支持,及本站编辑 Eric Liu 的协助。

汉仪字库出品的「旗黑」系列,是一套多字重、多宽窄的黑体家族。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汉仪团队披露旗黑家族,并测试性地释出了「105」字重。透过少量样张和简单介绍,旗黑以其匀称的间架结构、外扩的中宫、克制的字面、干净的笔形、定制的西文字符以及特殊的字重命名系统,塑造了某种鲜明的第一印象。主创设计师齐立先生的背景——兰亭黑家族的主创者——也同样令人期待。

继续阅读

《西文字体 2》付梓:字体排印的秩序与自由

Western Type II, Hero

西文字体 2:经典款字体及其表现方法》是《西文字体:字体的背景知识和使用方法》的下部。

继续阅读

星巴克蒙古文字标设计

Starbucks wordmark

本文原载于「赛罕区泊物视觉设计工作室」网站,本站经授权转载。

星巴克通过文字设计网站 Type is Beautiful 了解到 Tengis Type 泊物工作室,并委托设计 Starbucks Coffee 蒙古文牌匾文字。满足 logotype 的设计条件下,参考相似字型 Freight Sans Black,工作室希望将其延展为整套蒙古文字型。Freight Sans Black 的小写字型笔画变化强烈,而 Starbucks Coffee 英文原稿中的小写造型无从考证,所以依据大写英文的造型,延伸出了较为「生硬」的蒙古文字型 Buck Sans,舍去了 Freight Sans Black 小写字母那样「具人文色彩」的造型。

继续阅读

Justfont:「革命年代的字型:俪宋」

17292486626_c81a980e76_o
以向量描绘,俪宋的「一」
Type is Beautiful 今起与 Justfont 内容合作,将定期刊登 Justfont 精品文章,意在将优质内容推荐给更多的读者。本文为第一期,讲述桌面出版早期的传奇字体「俪宋」的故事。原文地址

俪宋始于 1989 年,是世界最早的 PostScript 中文向量字型之一。现在 Mac 中的「俪宋 Pro」,以及华康的俪宋家族,都基于 1989 年的初代俪宋[1]。对今天的编辑来说,俪宋只是一种内文细明体罢了。而且在高解析度萤幕与印刷的时代,它实在太细了。但俪宋确有其重要的历史地位。柯炽坚在开发过程中,也亲身参与了「桌上型出版」(desktop publishing)初期的历史。

1980 年代对于出版界而言,是一个剧烈的变革时期。原本还在手工制稿的设计师与美编人员,忽然要开始熟悉新兴的电脑工具。而变革若追溯到更上游的字体行业,感受则越加剧烈。在很短的时间内,照相排版兴起,变成相当热门的制稿方式,压缩了铅字的市场。但两者基本上仍然共存,各有用处。不过,在 1980 年代中期发迹的桌上型出版,则一步步让铅字与照排走入历史。

继续阅读

播客:字谈字畅

字谈字畅 020:全球字体新闻联播

2016/05/03

听众朋友早上好,今天是 5 月 3 日星期二,欢迎收听全球字体新闻联播。


字谈字畅 019:「作为字体厂商,我们应该为所当为」

2016/04/19

阳春之际,本台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文鼎科技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字型总监杨淑慧女士(Grace Yang),为我们娓娓道来文鼎新产品以及二十几年的艰辛历程和作为字型厂商的社会责任。


字谈字畅 018:我们又花了九十分钟时间来做听众反馈

2016/04/05

本期节目将与大家分享三封长信、二则新闻;并附一例勘误,以正视听。另有 ATypI 两位主席的远道问候。


字谈字畅 017:「应该把楷体的创新提到日程上来」

2016/03/22

3 月 9 日,第二届「字体之星」收官。我们有幸邀请到此次字体竞赛的评委会主席、著名字体设计师朱志伟先生,以及评审工作组的成员张暄,为大家揭开台后工作的帷幕,还原后续活动的现场。


字谈字畅 016:在博物馆也是要看字体的

2016/03/15

同时也是《博物志》的第 31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