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文字体 2》付梓:字体排印的秩序与自由

Western Type II, Hero

西文字体 2:经典款字体及其表现方法》是《西文字体:字体的背景知识和使用方法》的下部。

继续阅读

星巴克蒙古文字标设计

Starbucks wordmark

本文原载于「赛罕区泊物视觉设计工作室」网站,本站经授权转载。

星巴克通过文字设计网站 Type is Beautiful 了解到 Tengis Type 泊物工作室,并委托设计 Starbucks Coffee 蒙古文牌匾文字。满足 logotype 的设计条件下,参考相似字型 Freight Sans Black,工作室希望将其延展为整套蒙古文字型。Freight Sans Black 的小写字型笔画变化强烈,而 Starbucks Coffee 英文原稿中的小写造型无从考证,所以依据大写英文的造型,延伸出了较为「生硬」的蒙古文字型 Buck Sans,舍去了 Freight Sans Black 小写字母那样「具人文色彩」的造型。

继续阅读

Justfont:「革命年代的字型:俪宋」

17292486626_c81a980e76_o
以向量描绘,俪宋的「一」
Type is Beautiful 今起与 Justfont 内容合作,将定期刊登 Justfont 精品文章,意在将优质内容推荐给更多的读者。本文为第一期,讲述桌面出版早期的传奇字体「俪宋」的故事。原文地址

俪宋始于 1989 年,是世界最早的 PostScript 中文向量字型之一。现在 Mac 中的「俪宋 Pro」,以及华康的俪宋家族,都基于 1989 年的初代俪宋[1]。对今天的编辑来说,俪宋只是一种内文细明体罢了。而且在高解析度萤幕与印刷的时代,它实在太细了。但俪宋确有其重要的历史地位。柯炽坚在开发过程中,也亲身参与了「桌上型出版」(desktop publishing)初期的历史。

1980 年代对于出版界而言,是一个剧烈的变革时期。原本还在手工制稿的设计师与美编人员,忽然要开始熟悉新兴的电脑工具。而变革若追溯到更上游的字体行业,感受则越加剧烈。在很短的时间内,照相排版兴起,变成相当热门的制稿方式,压缩了铅字的市场。但两者基本上仍然共存,各有用处。不过,在 1980 年代中期发迹的桌上型出版,则一步步让铅字与照排走入历史。

继续阅读

用印刷品的态度来做 Web 排版

Hero of Han.css

CSS 是近代最重要的排印革新之一。只要文档以足够「语意化」的结构保存,便可以利用不同的样式规则呈现不同的样貌。我们不再需要手动地排列、拉扯文字,而是透过 CSS 下指令,让排版引擎遵守。

也许因为妈妈字写得美,我从小便严格自我要求书写的规矩,就算是课堂的笔记,没写几个字,发现前一行的字稍有不对齐或大小不一,便偏执地想把整张纸撕了重写。也因此,在我初了解了 Web 的运作方式时,带来的震撼和共鸣是非常强烈的——文字居然可以不带样式地保存,再利用「标记」为不同层级、不同意义的文本来设计相应的样式——从此解脱了我们这些字写得不好但又完美主义的偏执狂。

长得丑没关系,有 CSS 就能搞定一切。

继续阅读

从《中文排版需求》开始

编者按:W3C 编者草案《中文排版需求》(Requirements for Chinese Text Layout)初稿于 3 月 28 日发布,旨在整理中文排版需求,对排版引擎的开发者及数字出版的从业者都具有参考意义。草案由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W3C 小组和多位特邀成员协作编撰,包括投身于 Web 和 EPUB 标准的台湾数字出版人董福兴,Web 开发者、汉字标准格式作者陈奕钧,字体及文字设计爱好者、本站作者梁海,以及本站另一位作者、语言及字体排印研究者刘庆

本文由董福兴先生撰写,讲述了这份中文排版需求文档的来历和起草背景。另推荐播客《IT 公论》对董福兴先生的访谈

日前 W3C 正式公布《中文排版需求》第一份编辑草稿。算是我投身数字出版的第一个里程碑。我参与 W3C 的活动才三年,时间虽短,但却赶上了浪头刚起,文字排版、字型技术、各国语言在 Web 与 EPUB 上的实现,正随着数字出版加速进行。

继续阅读

谈《金融时报》新字体 Financier

financier
《金融时报》新字体 Financier Display、Display 斜体、和 Financier Text。

原文 / Origin:“Financier Design Information,” Klim Type Foundry
原作及图片 / Author & Images:Klim Type Foundry
翻译 / Translation:Emily Yang

本站经授权发布译文。

「Financier」是为《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简称 FT)改版所专门设计的一款字体,于 2014 年 9 月推出。它包含两组可以搭配使用的字体风格:用于标题的 Financier Display 和用于正文的 Financier Text。在为期数月的项目进程中,Kevin Wilson 和 Mark Leeds 担任设计指导。

继续阅读

城市显示牌:媒介和互联

pixeltrack_casestudy_i1-7df053adc6c25eec3c6c2f9c025e2afc
Berg 开发的「Pixel Track」。图:Berg

当提到城市中的显示牌的时候你会想到什么——演唱会海报,路牌,霓虹灯,LED 屏幕——这些都是在我们生活的城市中各式各样的信息展示和标识方式。现有的信息展示牌如何能和现在以及未来的城市体验衔接?随着城市的扩大,信息量的增加,以及人们接收信息的来源渠道的变更与多元化,这些标示或指示牌,在智能城市成为一种可能的同时,也在面临一场革新。

继续阅读

开幕:「定海桥:对历史的艺术实践」字与人工作坊

psa_banner 「定海桥:对历史的艺术实践」展览于前天(10 月 28 日)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正式开展。参展作品包括设计师厉致谦(colourphilosophy)展出的作品「被隐去的字」(Missing Characters),用嵌入墙体的铅字讲述了三个铅字时代关于字的书写、设计和生产的故事。 继续阅读

Peter Mendelsund:阅读,思考,设计

books
Peter Mendelsund 新作两本。图:covers.petermendelsund.com
无论在哪里,书籍设计似乎都只在几个角落里兀自繁华,大部分书店的书架上展露的封面,或平淡无奇,或哗众取宠,或千人一面,加之电子书的兴盛,对包括封面在内的书籍装帧设计真正关注的人群越来越少。不过这并不会使设计师的热情消减,反而让一些术业有专攻的设计师得以大展才华。Peter Mendelsund(彼得·门德尔桑德)就是其中一位。 继续阅读

平面设计与战后重建:Design Research Unit

09 manifesto
《Design Research Unit 1942–72》,文字是文末宣言。(图 / 设计:APFEL

英国设计研究部(Design Research Unit,DRU)在二战时期建立。其建立宗旨充满了道德目标和理想主义:结合设计的新思想和实践的新方法,建立一个更好的战后世界。时至今日,在英国仍然可以看到他们的印记:铁路的标志,伦敦中心 Westminster 区的路牌,地铁 District 线的座套。承担着以设计改善社会的理想,DRU 以现代主义包装了英国的一个时代。

作为二战后于英国崛起的第一代设计顾问公司,DRU 的现代主义的设计领先 Pentagram、Total DesignUnimark 整整一代。DRU 创立之初的模型十分新鲜:跨领域合作,重新思考商业传播方式——主要体现在发展、实践企业标识(corporate identity)的概念。自成立之初,团队成员就由工业设计师,平面设计师以及建筑师组成,发展领域包括平面设计、展览设计、产品设计、室内设计、企业标识设计等等——其团队之多元,涉及领域之广泛,即使到今日也属罕见。更重要的是自创立之初,DRU 就遵循为公共大众设计的宗旨,致力于用设计改善英国每一位居民的日常生活。

继续阅读